一例发生在纽约的小儿麻痹症(Polio)引发的恐慌.....

一例发生在纽约的小儿麻痹症(Polio)引发的恐慌…..

朱自强 刘伟医生 

7月18日,美国纽约州Rockland County发现一例小儿麻痹症病例(脊髓灰质炎),为近十年来美国首例。纽约州卫生厅的声明中表示,该病例为一成年人在出现低烧、颈部僵硬、背痛、腹痛2天后迅速出现双下肢瘫痪,他并没有接种过脊髓灰质炎且无近期出国旅游史。紧接着,在纽约上州的几个郡的污水内检测到脊髓灰质炎病毒。在这传染病肆虐的今天,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脊髓灰质炎病毒主要是在人与人之间或通过受污染的水传播。感染脊髓灰质炎病毒后,约25%的病人会表现为流感样症状,1-5%病人会表现为脑膜炎,而0.05%-0.5%则会由于病毒感染脊髓而导致瘫痪。尽管绝大部分人感染后没有症状,但是仍然能够传播病毒。有研究发现,倘若发现一例由于由于感染脊髓灰质炎而瘫痪的病例,则提示很可能社区中至少存在100人感染脊髓灰质炎病毒的无症状患者。这也是让CDC所担心的,纽约报道的这一例脊髓灰质炎病例,也许只是冰山一角。

虽然脊髓灰质炎是一种无法治愈的疾病,但能借由接种疫苗来预防感染。1979年,脊髓灰质炎在美国被宣布消灭,这意味着该病毒在美国不再有常规传播。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儿童疫苗接种数据,大约92.7%的2岁儿童接种脊髓灰质炎。而纽约州Rockland County两岁以下儿童接种三剂脊髓灰质炎疫苗的比例从2020年7月的67.0%下降至2022年8月的60.3% (有的区域甚至只有37.3%)。而这一例小儿麻痹症患者正是出现在疫苗接种率低下的该地区。

目前全球使用的脊髓灰质炎疫苗主要有两种,口服的减毒活疫苗(Oral Polio Vaccine,OPV)和注射的灭活疫苗(Inactivated Polio Vaccine, IPV)。

灭活的IPV疫苗是美国科学家Jonas Edward Salk于1952年研发的,由于脊髓灰质炎病毒被杀死而不具有生物活性,但仍可在受种者体内引发免疫反应;而减毒活疫苗OPV则是由另一种是美国科学家Albert Sabin研发的,它所使用的是具有生物活性的脊髓灰质炎病毒的减毒株。

相对于IPV疫苗来说,口服的减毒活疫苗OPV由于接种方便(口服),而且生产成本便宜,以及拥有良好的免疫效果(活的疫苗病毒在人体内繁殖刺激人体产生免疫力)而成为欠发达的第三世界国家的首选。中国也于1959年由当时中国医学科学院的顾方舟等一大批前辈的努力而引进和推广了口服的OPV(糖丸)。

但是,由于OPV为活的病毒,它存在接种疫苗后反而发生医源性脊髓灰质炎的可能性。口服OPV疫苗中所含的减毒性病毒有可能再度转变为带有致病性的病毒,称之为疫苗衍生性脊髓灰质炎病毒(vaccine-derived poliovirus,VDPV),即估计约每75万名疫苗接受者中,平均有1人发生疫苗相关性麻痺型脊髓灰质炎(vaccine-associated paralytic poliomyelitis,VAPP)。在美国,目前只有IPV疫苗,没有减毒的OPV疫苗

而在中国,一直以来都是减毒活疫苗OPV,但2004年广州出现了2例疫苗相关性麻痺型脊髓灰质炎VAPP,所以那时候卫生部决定在广西进行赛诺菲(Sanofi)公司的进口灭活疫苗IPV的临床试验以引进在发达国家常规接种的IPV疫苗,本人有幸参与了那时候的一系列三期临床试验。赛诺菲公司生产的IPV疫苗也于2009年获准在中国上市。可惜,十多年过去了,尽管中国GDP每年节节上升,然而具有优越性的IPV疫苗始终还是作为第二类疫苗,按“知情、自愿、自费”的原则在使用,推广的还是具有潜在导致疫苗相关性麻痺型脊髓灰质炎(vaccine-associated paralytic poliomyelitis,VAPP)的OPV疫苗。

脊髓灰质炎病毒按其抗原性不同,分为Ⅰ型、Ⅱ型、Ⅲ型共3个血清型。目前美国接种的IPV疫苗覆盖全部三个血清型。由于世界卫生组织宣布第二型脊髓灰质炎病毒已经于2015年绝灭,为避免该病毒造成的疫苗衍生病毒风险,中国于2016年5月1日修改了脊髓灰质炎免疫规划,停用原本在中国广泛使用的三价糖丸,改用不含第二型病毒减毒株的二价滴剂或糖丸(其中第1剂为灭活疫苗)。

而这次在纽约州Rockland County发现的恰恰就是疫苗衍生性脊髓灰质炎病毒2型。

为预防脊髓灰质炎病毒的传播,纽约市卫生部门呼吁所有未接种疫苗或没有完全接种疫苗的人应马上接种疫苗。但是很多人并不记得自己是否曾经接种过脊髓灰质炎疫苗,但又身处纽约这一鱼龙混杂的大都市,一个病例终于引发一场恐慌。

由于新冠病毒的大流行,很多人对于抗体检测比较熟悉,倘若记不起有没有接种过脊髓灰质炎,那是否可以通过检测脊髓灰质炎的抗体来看是否是自己有免疫力/保护性呢?由于很多实验室并不能检测II型脊髓灰质炎的抗体,抗体检测并不能提供很多信息,所以目前CDC并不建议通过检测脊髓灰质炎的抗体来评估是否具有保护性。

既然不能检测抗体,又无法知道是否曾经接种过脊髓灰质炎的疫苗,那需要重新接种或打加强针吗?

目前纽约州卫生局建议,

  • 所有儿童都建议接种4剂脊髓灰质炎疫苗,分别为2个月、4个月、6-8个月以及4-6岁之间;
  • 对于未知是否接种过或尚未接种脊髓灰质炎疫苗的4岁以上人群,建议接种3剂;
  • 成年人倘若只接种过1-2针,则无论间隔多久,都建议完成剩下的1-2针。

绝大部分的成年人如果他/她们曾经接种过脊髓灰质炎疫苗,则并不需要接种加强针,除非存在以下风险:

  • 到脊髓灰质炎流行地区旅游者;
  • 实验室工作人员可能会接触到脊髓灰质炎病毒的样品;
  • 可能会接触脊髓灰质炎病人的医务工作者。

专家预测,纽约州Rockland County这一例脊髓灰质炎引起大流行的几率并不大, 但是在疫苗接种率低下的地方可能会引起局部流行。脊髓灰质炎是一个完全可以被预防的疾病,任何由于疫苗犹豫(vaccine hesitancy)现象而导致的疾病都不应该在这个时代出现

朱自强医生,毕业于浙江大学医学院和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在New York Medical College/Brookdale University Hospital and Medical Center完成內科住院医师培训,获得美国内科学会专科文凭。朱医生目前是Elmhurst Hospital Center以及NewYork-Presbyterian Queens的主治医师。

刘伟医生,毕业于河北医科大学和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在New York Medical College/Brookdale University Hospital and Medical Center完成內科住院医师培训,获得美国内科学会专科文凭。刘医生目前是NewYork-Presbyterian Queens的主治医师。

欢迎关注,定期提供最新的医学科普常识

Wellsure美国家庭医生我们深知,疾病,不论轻重,都会给您个人甚至整个家庭带来困扰;我们强调预防医学在个人健康以及整个医疗中举足轻重的作用;我们遵循美国内科学会标准,为您提供以循证医学为指南的科普常识,让您和您所关心的人了解最佳医疗方案。公众号

网址:www.wellsuremed.com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