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空腹抽血“说拜拜”

朱自强、刘伟医生

在门诊抽血最常见的问题之一为“抽血需不需要空腹”,很多人认为只有空腹抽血才能反映自己身体的真实状况,所以往往早上来诊所抽血之前是滴水未进,当然也不服用每天常规吃的药物,以至于在诊所经常由于未服用降血压药物而出现血压偏高,由于未喝水未进食而可能引起晕厥等。我在急诊留观室工作三天两头会看到附近诊所由于抽血时晕厥而送来急诊室的病人。今天,我们澄清一下是否真的一定需要空腹抽血检查。

一般来说,空腹抽血是指禁食9-12小时后采取的血样,所以大部分情况下都是早上未吃早餐前来抽血。通常来说,医生建议空腹抽血并不是说早上不能吃任何东西,其实早上起来喝杯水、服用每天早晨常规吃的药还是应该的而且是建议的。但是我们今天讨论的是“抽血检查真的就一定需要空腹吗”?一般常规抽血检查比如血常规、肝功能、肾功能、电解质等与是否进食影响极小,所以并非一定需要空腹抽血。但很多人包括医生在内往往会担心血脂(胆固醇)检测会受饮食的影响而无法反应身体真实的状况。的确,饮食会增加血液中甘油三酯的含量并且会持续增高数个小时,但事实上饮食对于检测的总胆固醇、高密度脂蛋白(好胆固醇)的影响甚小。那对于心血管疾病的危险因素坏胆固醇(低密度脂蛋白)呢?其实我们化验报告中的低密度脂蛋白是根据Friedewald公式计算出来的:

低密度脂蛋白LDL = 总胆固Total Cholesterol–高密度脂蛋白HDL–(甘油三酯Triglycerides ÷ 5)。

由此可见,除非在抽血前进食了特别高脂的饮食,一般来说通常情况下由于饮食而稍微升高的甘油三酯并不会特别影响计算出来的低密度脂蛋白LDL值。当然,如果甘油三脂的水平特别高,往往会导致计算出的低密度脂蛋白误差较大以至于实验室无法报道该数值。2019年由哈佛大学Brigham and Women’s Hospital的一个研究团队发表在《美国医学会杂志·内科学》上的研究共分析8270人在内的数据显示,同一个体在四周前后的空腹血脂和随机血脂水平除了甘油三酯外其它均无显著差异。所以,目前越来越多的临床证据支持采用随机血脂水平替代传统的空腹抽血检查。

其次,我们应该了解抽血检查血脂的目的是什么?很多时候医生希望通过病人的血脂水平来评估将来可能得心血管疾病的风险或者用来评估服用的降脂药的效果。血脂水平,我们不仅仅看其数值高低,更重要的是结合病人的年龄、性别、是否抽烟、有无高血压、糖尿病等来进行综合评估其作为心脑血管疾病的危险因素。而如上所述,血脂中的总胆固醇、高密度脂蛋白以及低密度脂蛋白这些“危险指标”恰恰受是否空腹影响很小。所以绝大部分情况下,常规检查的血脂水平足以用来评估心血管疾病的风险以及衡量药物治疗效果。目前为止,美国心脏协会/美国心脏病学会(American College of Cardiology/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英国国家卫生与临床优化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for Health and Care Excellence), 加拿大心血管协会( Canadian Cardiovascular Society)等权威机构均推荐可以选择非空腹血脂检查来替代空腹检查。

当然,我们并不是说完全不需要空腹抽血,有某些情况下尤其甘油三酯水平很高时(尤其高于400mg/dL时),的确需要进一步检查空腹血脂。某些糖尿病的患者中我们不能完全依赖糖化血红蛋白HbA1C来反应机体血糖情况而需要检测空腹血糖。此外,在有遗传学高脂血症或者早发性心血管病家族史(指男性直系亲属55岁之前或女性直系亲属65岁之前患病)的成年人中,则也建议空腹抽血以鉴别家族性高脂血症。

Wellsure Medical Practice P.C.

参考文献

  1. Samia Mora 1C Lan ChangM Vinayaga MoorthyPeter S Sever. Association of Nonfasting vs Fasting Lipid Levels With Risk of Major Coronary Events in the Anglo-Scandinavian Cardiac Outcomes Trial-Lipid Lowering Arm. JAMA Intern Med. 2019 Jul 1;179(7):898-905.
  2. Scott M. Grundy, Neil Stone, et al. AHA/ACC/AACVPR/AAPA/ABC/ACPM/ADA/AGS/APhA/ASPC/NLA/PCNA Guideline on the Management of Blood Cholesterol: A Report of the American College of Cardiology/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 Task Force on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s.10 Nov 2018, Circulation. 2019;139:e1082–e1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