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加重,CDC反而缩短了隔离时间–解析其背后的科学依据

疫情加重,CDC反而缩短了隔离时间–解析其背后的科学依据 朱自强 刘伟医生 奥密克戎变种病毒导致美国新冠COVID-19病例猛增,可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日前反而将隔离时间从10天缩短至5天,其原因何在呢? 自从新冠疫情爆发以来, CDC所发表的一系列建议使其早已在普通民众和医务人员中跌下了神坛。从最初建议是否戴口罩,到最近关于缩短隔离时间,很多人都认为是受政治的影响。 诚然,作为一个政府机构,CDC一定要考虑到疾病对整个社会方方面面的影响。 作为防控传染病的三大环节(传染源、传播途径、易感人群)并非一成不变,所以随着疫情的发展政策的调整理所当然。这里我们不说别的,只是从医学的角度简单分析CDC缩短隔离时间背后的科学依据。 接触新冠病毒后多久具有传染性?根据来自17个国家的113项研究数据表明,新冠病毒传染性最强的时间是在感染过程的早期,传染性在症状出现前一天达到峰值,并在症状出现一周内下降,平均传染性和传播风险期介于症状出现前2-3天至症状出现后8天,这些数据主要来自于之前的新冠变种病毒(包括德尔塔)的研究[1-2]。而针对奥密克戎变种的研究显示,与之前的变种相比,其潜伏期更短,一般为2-4 天[3-5]。而美国目前95%都为奥密克戎变种感染。 感染奥密克戎后疾病的严重性初步数据表明,奥密克戎变种病毒的传染性是德尔塔变种的三倍。奥密克戎的高传染性不仅仅在未接种疫苗的人群中引起感染, 约10.7%的奥密克戎发生在完全接种过疫苗的人群中。但来自南非的研究发现,与其他变种相比,感染奥密克戎的病人的住院率和死亡率均较低[6](住院时间为 3-4天 vs 7-8天;死亡率为0.8% vs 5.3%)。疫苗加强针对于改善因奥密克戎变种感染而住院和死亡也能提供重要的保护。 美国感染或密切接触后的自我隔离尽管之前CDC建议感染或密切接触后自我隔离10天,各地也有不同的落实措施,比如纽约市有NYS Contact Tracing Program(纽约州接触追踪计划)会联系COVID-19确诊阳性的人士,以确认他们接触过哪些人,而且为那些有需要的人群提供免费的旅馆,但效果并不佳。这种隔离完全无法和中国的严厉措施相比,美国隔离很大程度上都靠自觉。很多人的确也有自我隔离的意识,但实施起来存在方方面面的挑战;特别是在许多感染是无症状的情况下。研究表明,只有一小部分人 (25-30%) 会隔离10天整[7]。主要基于以上各种数据,CDC于1月4日更新了关于COVID-19隔离的建议,将隔离的重点放在最具传染性的感染初期。医学隔离期(针对无症状和轻症患者)和检疫隔离期缩短为5天,之后再继续佩戴口罩5天。Isolation(医学隔离):目的是将确诊或疑似感染COVID-19的人与未感染COVID-19的人隔离开来。Quaranterine(检疫隔离):如果您与COVID-19患者有过密切接触,应Quaranterine并远离他人,防止COVID-19的播散。CDC建议5天后继续佩戴贴合良好的口罩。因为数据表明,接近三分之一的人在结束隔离期的5天后仍然具有传染性。 参考文献 Meyerowitz EA, et al. Transmission of […]

新冠口服“特效药”–您不知道的以及该知道的各种注意事项

新冠口服“特效药”–您不知道的以及该知道的各种注意事项 朱自强 刘伟医生 经过一年多以来,新冠疫苗的各种“副作用”在聚光灯下放大后也许大家早已耳熟能详。同样,通过新闻媒体,也许您也开始了解口服新冠特效药的有效性并且为之眼前一亮。在奥米克戎大肆清零(在美国当然是清除阴性)的现在,很多感染新冠的病人无论病情是否严重往往要求医生开“特效药”,而尚未感染的人有时候也会问医生“我能否备一份特效药在身边?万一感染则可以第一时间开始服用药物”。 所谓特效药,当然是只能针对特定人群,首先是必须确诊的病人才能对症治疗;其次是要在发病后5天内服用才有效。目前美国有两款FDA给予紧急使用授权的针对轻中症新冠感染的口服药物。由于目前日增病例数屡创新高,能够提供的新冠口服药数量远远不能满足需求,同时也并不是所有感染新冠病毒的病人都能得益于所谓的“特效药”。  辉瑞公司的Paxlovid,由小分子药物Nirmatrelvir和利托那韦(Ritonavir)组成,前者是针对新冠病毒主蛋白酶的抑制剂,后者则是抗病毒药增效剂。Paxlovid的2/3期临床试验显示降低住院率高达88%以上。目前批准12岁以上且体重至少40公斤以上的患者中可使用。 默克公司的Molnupiravir,是一种核苷类似物,它的作用机理是与病毒的RNA聚合酶结合,在合成的RNA分子中引入错误的核苷酸,导致病毒因为RNA中出现过多错误而死亡。Molnupiravir的三期临床试验研究了轻中度症状的高风险病人,结果显示降低住院率达30%。目前建议可在18岁以上的成年人患者中使用。  目前哪些病人建议口服使用新冠抗病毒药物呢?根据病人的年龄、是否接种过新冠疫苗、是否合并有免疫缺陷、以及各种临床危险因素包括肥胖、糖尿病、心血管疾病等分成几大类: 第一类优先:免疫抑制的病人(无论是否接种过疫苗);尚未接种过疫苗的75岁以上的患者或65岁以上合并有危险因素的患者;第二类优先:尚未接种过疫苗的65岁以上患者或65岁以下同时合并有危险因素的病人;第三类优先:接种过疫苗的年龄大于75岁的患者或合并有危险因素的65岁以上患者; 第四类优先:接种过疫苗的年龄大于65岁以上的患者或65岁以下同时合并有危险因素的病人。 Paxlovid这个药物的使用有很多注意事项: 肾功能不全的病人需降低药物剂量甚至禁止使用该药物; 肝功能严重受损的病人谨慎使用; 怀孕和哺乳:目前尚未有关于该药物在孕妇和哺乳期间的临床数据。在动物实验中发现,使用10倍于人体使用剂量的Nirmatrelvir后胚胎体重降低,未发现其他影响发育的异常; 目前尚未有该药物在儿童中的数据,所以FDA给予批准的紧急使用授权是在12岁以上并且体重至少40岁以上的人群中使用; Paxlovid和很多常用药物都存在相互作用。包括常用的他汀类降脂药、前列腺药物、抗心律失常药、抗肿瘤的药物、抗凝药、抗真菌药等等都与Paxlovid有相互作用而需要谨慎或禁忌使用。 Molnupiravir使用注意事项: 禁止在孕妇中使用(致畸); 对于育龄期妇女,建议服药期间以及服药后4天内做好避孕措施; 哺乳期妇女,在服药期间以及服用后4天内不建议哺乳; 目前该药物的动物实验部分尚未完成在雄性动物中用药后是否对于后代有潜在影响的研究,所以建议男性在治疗期间以及治疗后3个月内与育龄妇女进行性生活时使用避孕措施; 由于Molnupiravir可能影响骨骼和软骨的发育,不能用于18岁以下人群。 可见,“是药三分毒”,这句中国的古话在针对新冠特效药上同样也是适用的。倘若您不幸感染新冠,是否需要口服抗病毒药物、如何使用以及使用过程中的各种注意事项,请务必咨询医务人员。 朱自强医生,毕业于浙江大学医学院和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在New York Medical College/Brookdale University Hospital and […]

从“宠儿”到“弃儿”–强生疫苗所经历的290天

从“宠儿”到“弃儿”–强生疫苗所经历的290天 朱自强 刘伟医生 Wellsure美国家庭医生让我们将时间轴拉回2021年2月,彼时很多人对于已经被FDA授权紧急使用的两种mRNA疫苗(Pfizer和Moderna)持怀疑观望态度,究其原因,mRNA疫苗作为一种新的技术,人们担心其长期副作用,所以很多人在等待以更加传统技术路线的疫苗。终于FDA于2月27日授权强生腺病毒新冠疫苗紧急使用。当时其宣传重点在于强生疫苗“一剂就够”(详见本公众号3月6日文章:强生疫苗,真的可以“一针到位”吗?一剂是其优势,也可能是其劣势),很多人以为强生疫苗为“上乘疫苗”而抓住时机赶紧接种。 截止到2021年4月12日,全美已经接种723万剂强生疫苗,当时在我们诊所也有100多位病人接种。正当大家已经欣然接受这种“便捷高效”的疫苗而进行推广时,FDA和CDC突然于4月13日清晨暂停了强生疫苗的紧急使用授权。究其原因,是CDC的疫苗不良反应报告系统(Vaccine Adverse Event Reporting System,VAERS)报道了6例年龄位于18-48岁的女性在接种疫苗后6-13天内发生了一种极其罕见的合并有血小板下降的脑静脉窦以及其它部位的血栓(后来被定义为血栓伴血小板减少综合征Thrombosis with Thrombocytopenia Syndrome,TTS),其中一例死亡。当时考虑到另一款在欧洲使用的腺病毒疫苗–英国阿斯利康的腺病毒疫苗早前也已报道了这种罕见的疫苗诱导的血栓性血小板减少症(Vaccine-induced thrombotic thrombocytopenia)。FDA和CDC同时果断下定决心对强生疫苗突然按下了暂停键。突如其然的变化,在接下来的数天内,让已接种了强生疫苗的人群人心惶惶,担心自己会不会是中了彩票的那几位。FDA和CDC进行了深入的分析,最终的结论是血栓伴血小板减少综合征(Thrombosis with Thrombocytopenia Syndrome,TTS)是一种极其罕见的并发症,鉴于当前疫情的严重性以及疫苗的相对缺乏,还是在4月23日对强生疫苗进行放行,只是增加了需要密切关注这一罕见并发症的说明。尽管强生新冠疫苗继续接种着,显然人们心里产生了不可磨灭的隔阂,主动选择接种强生疫苗的人群成断崖式下降。FDA和CDC则继续关注监测接种强生疫苗疫苗后可能发生的血栓伴血小板减少综合征TTS。截止2021年8月31日,1400百万接种了强生疫苗的人群中,发生TTS病例报告达54例(发生率为每一百万人中约3.83)。TTS高发年龄为30-39岁女性(发生率为每一百万人中约10.6)和40-49岁(发生率为每一百万人中约9.0)。截止2021年12月2日,9例TTS病人死亡(死亡率为每一百万人中约0.57)。死亡率高发年龄为30-39岁女性(死亡率为每一百万中约1.93)和40-49岁(死亡率为每一百万人中约1.8)。 除了血栓伴血小板减少综合征(Thrombosis with Thrombocytopenia Syndrome,TTS),截止到2021年6月30日,VAERS系统中又报道了100例接种强生疫苗后出现的格林-巴利综合征(Guillain-Barré syndrome,GBS),其中95人需要住院(其中10人则需要机械通气,1人死亡)。这对于强生疫苗简直又是雪上加霜。尽管FDA和CDC又以7月22日评估了接种强生疫苗的利弊后在再次决定继续推广强生疫苗而在其疫苗的信息中增加了GBS这一可能的并发症。一而再、再而三报道出现可能的副作用让大家对强生疫苗的信心大大地下降。相对于mRNA疫苗报道的可能副作用特别是心肌炎,3个月的随访发现超过90%完全恢复,尚未有死亡病例报告。而接种强生疫苗后TTS的死亡率则为~15%,以及17%的病例出院需要转移至康复中心继续治疗。而格林-巴利综合征(Guillain-Barré syndrome)的死亡率约1%,以及10%需要机械通气。 尽管目前ACIP对于强生疫苗仍然建议为18岁以上成年人中接种,但同时警告在18-49岁女性可能发生罕见的血栓性疾病的可能性。鉴于目前美国mRNA疫苗供应充足,ACIP于12月16日的会议上一致建议优先考虑接种mRNA疫苗。倘若您之前接种的强生疫苗,现在的建议是请选择Pfizer或Moderna疫苗作为您的加强针Booster。  接下来的问题是,无论您之前接种的是强生、Pfizer还是Moderna疫苗,我们需要关注的是对于最新变异株奥密克戎是否提供足够的保护性。America:Are you ready for Omicron? 朱自强医生,毕业于浙江大学医学院和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在New York Medical College/Brookdale University […]

新冠口服药–隧道尽头姗姗来迟的曙光

新冠口服药–隧道尽头姗姗来迟的曙光 朱自强 刘伟医生  对于新冠,全球已有多种疫苗可用于预防感染,但针对新冠病毒感染者的治疗选择仍然十分有限。亲历了疫情初期纽约市急诊住院病人新冠诊治的混乱,欣喜地看到目前对于住院病人已有包括激素、抗病毒药物Remdesivir、Baricitinib以及免疫调节剂Toclizumab在内的多种疗法带来的良好效果;对于门诊高风险的患者也可以前往急诊科输单克隆抗体而降低发展为重症以及住院的机率;然而对于更多的是仅有轻中度症状的门诊新冠病人提供的治疗尚处空白。作为医生,显然我们不会去推荐所谓的“清肺汤、排毒液、清瘟胶囊”等听着药名就让普通大众忍不住去买来试试的“神药”,仅有“对症治疗、观察症状”等略显苍白的建议,特别是近日来病例明显增多的情况下,很多医生显然都有“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心有余而力不足。目前为止,两种口服治疗有症状的非住院病人的新冠病人的“特效药”已完成了三期临床试验,递交给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进行审批。每天口服两次疗程为5天的新冠口服药物将会是新冠疫情在这个冬季的一缕曙光。  默克公司的Molnupiravir,是一种核苷类似物,它的作用机理是与病毒的RNA聚合酶结合,在合成的RNA分子中引入错误的核苷酸,导致病毒因为RNA中出现过多错误而死亡。Molnupiravir的三期临床试验研究了轻中度症状的高风险病人,结果显示降低住院率达30%。该药物已经在11月初在英国首先获准紧急使用。辉瑞公司的Paxlovid,由小分子药物PF-07321332和利托那韦(Ritonavir)组成,前者是针对新冠病毒主蛋白酶的抑制剂,Ritonavir则是抗病毒药增效剂,此前曾用于治疗艾滋病病毒感染。Paxlovid的2/3期临床试验显示降低住院率高达88%以上。12月16日,欧盟药品管理局(European Medicine Agency,EMA)已建议其成员国紧急使用Paxlovid来治疗新冠。 根据以上临床试验的数据,预计FDA应该会在2021年底或2022年初做出针对以上两款口服药紧急使用治疗新冠的决定,一旦获得批准,其适应症将为: 18岁以上; 存在基础疾病或其他因素增加转变成重症可能性的病人; 新冠检测阳性、症状出现在5天内且为轻中度症状、 无需住院或需要吸氧治疗的病人; 临床试验均将孕妇和哺乳期妇女排除在外。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一旦该两款药物获得FDA批准授权紧急使用,病人当然希望能够在第一时间就能够用上药物。正如当时在新冠疫苗授权之前就开始运送至各地,目前纽约州也在密锣紧鼓地准备引进即将到来的口服药物的分配。目前白宫已分别与默克和辉瑞公司达成协议,确保提供数千万疗程的新冠药物。首批药物必将会供不应求。根据纽约市(NYC)目前的计划,首批口服药将会分配至Alto Pharmacy,医务人员应该将药开至该药房,倘若处方在周中每天下午5点前或周末下午1点之前发出,药物将会在当日送达给病人。随着供应量的增加,将会有更多的药房加入。而在纽约州,同样,也会根据当地疫情、人群等各种因素综合考虑分配药物。 尽管Omicron致病性并不强,但其强传染性很快就会波及全美。除了提倡接种疫苗,我们希望很快能够像使用Tamiflu治疗流感病人一样给予5天的特效药来治疗新冠。“The Great COVID”改变了一个时代:2019年冬季我们遭遇新冠病毒;2020年冬季我们期待疫苗;2021年冬季我们更是等待隧道尽头的曙光–新冠口服药物。 本文根据纽约州和纽约市卫生部针对医务工作者新冠更新的会议(12月16日)整理而成。 朱自强医生,毕业于浙江大学医学院和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在New York Medical College/Brookdale University Hospital and Medical Center完成內科住院医师培训,获得美国内科学会专科文凭。朱医生目前是Elmhurst Hospital Center以及NewYork-Presbyterian Queens的主治医师。 […]

辉瑞新冠疫苗在5-11岁儿童中的接种,为人父母的您会如何决定……

辉瑞新冠疫苗在5-11岁儿童中的接种,为人父母的您会如何决定…… 朱自强 刘伟医生 Wellsure美国家庭医生 作为医生,作为父母,我们不得不关注辉瑞疫苗在5-11岁儿童中使用的近况。 目前当很多为人父母连自己都无法决定是否需要接种新冠疫苗时,如何才能为自己的孩子做出正确的决定呢?事实上最近几天我们看到的是焦虑的父母亲在担心自己的同时更加焦虑了。我们在此提供一些客观的数据,也许能够有所帮助。 儿童感染新冠病毒的几个特点: 美国约9%的新冠病例发生在5-11岁之间,目前为止,超过8 300例在该年龄段的新冠患者需要住院,其中死亡94例。 儿童多系统炎症综合症(Multisystem Inflammatory Syndrome in Children,MIS-C)是一种罕见但严重的累积多个器官的疾病,也可在感染新冠病毒后发生。          –目前报道超过5200例(其中约44%发生在5-11岁之间);          –61%的儿童多系统炎症综合症发生在西班牙/拉丁裔或黑人中;          –往往发生在无症状或轻症感染后。 新冠后遗症(Post-COVID Syndrome)也可生在儿童中,甚至出现在轻症感染后,最常见的症状为疲倦、头痛、失眠以及注意力不集中等。 […]

新冠疫苗Third dose vs Booster shot:此第三针非彼第三针

​目前美国超过56%人群已经完成新冠疫苗的接种,大部分人接种的为两针的mRNA疫苗:包括Pfizer和Moderna疫苗。尽管还是有很多人尚未接种新冠疫苗,但已经接种过疫苗的人已经开始担心疫苗保护性的下降而关注是否需要额外再打一针了。这“额外再打的一针”可以称之为第三针(Third Dose)或者加强针(Booster Shot),两者看似相似,实则有所不同。 第三针(Third Dose)是指在占美国人口约3%的中重度免疫功能低下人群中,接种两针mRNA疫苗后再次接种一针mRNA疫苗。因为有数据显示,在这一人群中,两剂mRNA并不能提供足够的保护性,需要三剂疫苗方可提供更有效的保护,具体接种事宜如下: 时间:建议在完成第二针Pfizer或Moderna疫苗至少4周后接种第三针,最长间隔可以多久目前尚未知; 年龄:Pfizer疫苗至少12岁以上,Moderna疫苗为18岁以上; 剂型:Pfizer或Moderna疫苗,建议第三针和之前两针为同一款疫苗; 人群:中重度免疫功能抑制的人群(与接受实体器官移植后相当水平的免疫抑制者),比如: 目前正在接受治疗的癌症患者(包括实体癌和血液系统肿瘤); 实体器官移植受者且服用抗排异药物; 造血干细胞移植或接受嵌合抗原受体CAR-T细胞治疗者(2年内接受移植或使用免疫抑制药); 中重度原发性免疫缺陷患者(如DiGeorge Syndrome、Wiskott-Aldrich Syndrome); 晚期或未接受治疗的HIV患者; 接受高剂量激素治疗(如超过每天20毫克以上泼尼松或等同量)、抗癌药烷化剂(Alkylating agents)、抗代谢物(Antimetabolites)、移植后的抗排异药物、具有严重免疫抑制的化疗药物、肿瘤坏死因TNF-α抑制剂、以及其它具有免疫抑制/调节的生物制剂。 而美国绝大部分的人群并不符合第三针的要求,目前来说,更多的人符合的是接种新冠疫苗的加强针Booster Shot。 加强针则是针对完成接种两剂Pfizer疫苗后保护性随时间下降而建议补种一剂,目前尚只批准Pfizer一种疫苗的加强针,且针对不同人群的建议有所不同: 时间:在完成第二针Pfizer疫苗至少6个月后接种加强针; 剂型:目前仅有Pfizer mRNA疫苗; 人群: 以下人群CDC建议接种加强针(Should get a booster shot): 65岁以上; […]

又到接种流感疫苗之时 — 写在2021年流感季之前

朱自强 刘伟医生 现在似乎只要一说疫苗大家就默认指新冠疫苗了;往年冬季的主角–流感病毒,在新冠面前自叹不如。上周刚收到新的流感疫苗,恍然感慨又到一年该接种流感疫苗的季节了。 流感,这个一百年前曾经感染了全世界5亿人口,造成了5000万人死亡的世纪之疫的罪魁祸首,对我们现在的影响就是每年需要接种流感疫苗;而目前全球大流行(pandemic)的新冠病毒已造成全球超过400万人死亡,疫情发展趋势尚不明朗。 目前全美约52%人群完成新冠疫苗接种,普通人群中是否以及何时接种新冠疫苗加强针还需等待CDC发布权威指南,当然目前也还尚不能准确预测未来是否也需要像流感一样每年常规接种新冠疫苗。 自从2005年以来,已经有489种流感变体感染人类。相对于新冠病毒,流感病毒的变异则更加常见。所以每年都建议接种一剂流感疫苗以预防流感病毒感染。根据CDC的数据,从2020年9月至5月期间美国实验室检测的818 939例呼吸道样本中流感病毒的阳性率仅为0.2%,大大低于前三年26-30%的阳性率,而由于感染流感需要住院的人数为历年(自从2005年有类似数据统计)以来最低。 所以去年的流感季节一反常态,几乎并不存在。 这可能得益于预防新冠的各种措施包括勤洗手、佩戴口罩、居家隔离、社交疏离等;同时流感疫苗的接种也起到了重要作用。除了私人医疗机构提供流感疫苗外,去年CDC额外购买1130万剂流感疫苗已增加流感疫苗的接种。据统计,去年流感疫苗接种率总体和往年类似,在某些年龄段的人群中可能有所增加。与前年48%的接种率相比,去年约50-55%的成年人接种了流感疫苗,但儿童中流感疫苗接种率去年有所下降,从62.3%降至58.2%。 去年本来担心流感和新冠双流行的噩梦并没有发生,但今年随着新冠变体Delta的肆虐,2021-2022的流感季将会有何不同呢? –流感抗体会随着时间而逐渐下降,去年流感季的缺失,使得自然感染的人数减少。成年人中尤其是未接种疫苗者对于流感病毒的免疫力很低; –儿童中对于流感病毒的免疫力也很低,他/她们尚未接种流感疫苗或由于去年低下的感染率而没有产生自然免疫,而目前随着学校的开学、社会的进一步开放等可能会造成更广泛的感染; –流感病毒和新冠病毒同为呼吸道传染,新冠Delta变体传染性更强,到时可能会出现共同传播、共同感染的现象而增加疫情的复杂性甚至造成更大规模的疫情暴发。 对于流感疫苗的接种今年有何不同呢? –尽管诊所目前已经收到流感疫苗,但往往7-8月份接种流感疫苗尚太早,尤其是老年人。一般建议每年9-10月份为最佳接种流感疫苗的季节。 –之前CDC建议建议新冠疫苗和其它疫苗(包括流感疫苗)间隔2周,目前并不再建议。新冠疫苗可以和流感疫苗同时接种。  总之,今年的流感季将有着更多的不确定性,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接种流感疫苗将会是利大于弊! 朱自强医生,毕业于浙江大学医学院和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在New York Medical College/Brookdale University Hospital and Medical Center完成內科住院医师培训,获得美国内科学会专科文凭。朱医生目前是Elmhurst Hospital Center以及NewYork-Presbyterian Queens的主治医师。 刘伟医生,毕业于河北医科大学和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在New […]

纽约新冠疫苗”加强针”接种具体事宜

纽约新冠疫苗”加强针”接种具体事宜 朱自强 刘伟医生 新冠疫苗最近的两大更新分别为CDC正式强烈建议(Strongly recommend)孕妇、母乳喂养以及备孕人群中接种新冠疫苗以及FDA通过了Pfizer和Moderna在某些特定的免疫力低下人群第三剂的紧急使用授权。 形形色色的纽约客有些第一针尚未接种,有些则心急如焚的想知道自己是否符合接种第三剂“加强针”。以下信息来自于纽约市卫生局关于接种第三剂mRNA新冠疫苗的建议: 时间:建议在完成第二针Pfizer或Moderna疫苗至少4周后接种第三针,最长间隔可以多久目前尚未知; 年龄:“加强针”的年龄限制为Pfizer疫苗至少12岁以上,Moderna疫苗为18岁以上; 剂型:建议第三针和之前两针为同一款疫苗,倘若无法获知之前接种的疫苗类型,则选择任何一种mRNA疫苗; 人群:中重度免疫功能抑制的人群(与接受实体器官移植后相当水平的免疫抑制者),比如: 目前正在接受治疗的癌症患者(包括实体癌和血液系统肿瘤) 实体器官移植受者且服用抗排异药物 造血干细胞移植或接受嵌合抗原受体CAR-T细胞治疗者(2年内接受移植或使用免疫抑制药) 中重度原发性免疫缺陷患者(如DiGeorge Syndrome、Wiskott-Aldrich Syndrome) 晚期或未接受治疗的HIV患者 接受高剂量激素治疗(如超过每天20毫克以上泼尼松或等同量)、抗癌药烷化剂(Alkylating agents)、抗代谢物(Antimetabolites)、移植后的抗排异药物、具有严重免疫抑制的化疗药物、肿瘤坏死因TNF-α抑制剂、以及其它具有免疫抑制/调节的生物制剂。 尽管某些慢性疾病比如糖尿病、心血管疾病可能也具有不同程度的免疫功能抑制,但这些目前并不认为属于中重度免疫功能低下,目前并不符合目前建议接种第三针的要求。 倘若符合以上接种第三针的条件而决定前往疫苗接种点,民众只需在接种点签字证明自己符合以上条件即可,并不需要提供医生证明或其它医疗证明。 值得注意的是,中重度免疫功能抑制的人群倘若之前接种的是强生疫苗,目前尚未有足够的证据支持需要接种第二针强生疫苗或者换成mRNA疫苗。 而对于普通人群中是否接种加强针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论证来支持是否利大于弊,所以目前也还未有建议。

新冠疫苗第三针:免疫功能低下人群中接种后的最新信息

新冠疫苗第三针:免疫功能低下人群中接种后的最新信息 朱自强 刘伟医生  无论大家是否已经接种新冠疫苗,都在关注一个共同的话题–是否需要以及何时才需要接种新冠疫苗第三针?尽管目前美国疾病预防和控制中心CDC以及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均未正式建议第三针,显然,随着新冠病毒Delta突变体的全球肆虐和越来越多的临床数据提示接种新冠疫苗后的抗体水平/疫苗的保护效果随着时间可能逐渐下降,除了制药公司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研发和开展临床第三针疫苗的试验外,官方也正在考虑这一迫在眉睫的问题。 美国免疫接种实践咨询委员会(Advisory Committee on Immunization Practices, ACIP)是隶属于CDC下为其提供疫苗接种建议的官方机构,近日的一次会议讨论了在免疫功能低下人群中接种新冠疫苗第三针后的一些数据,提示这也许是不久的将来CDC可能会建议接种新冠疫苗第三针的一些风向。  免疫功能低下人群占全美成年人的2.7%,主要包括:     器官移植或造血干细胞移植者;     严重的原发性免疫缺陷者;     HIV感染者;        接受免疫抑制药物包括癌症化疗药物、生物制剂、以及高剂量激素的患者等。 与一般人群比较,新冠疫苗在免疫功能低下人群中的有效性相对较低,从而:     增加了他们感染和发展为重症的风险;     […]

新冠病毒突变株Delta致疫情反弹,疫苗“加强针”仍有争议

新冠病毒突变株Delta致疫情反弹,疫苗“加强针”仍有争议 朱自强 医生 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已出现了很多种突变株,其中Delta突变株(也即B.1.617.2)最早于2020年12月在印度发现,在短短数月之内,已经扩散至超过104个国家/地区,并且成为多个地区的主要流行毒株。美国从今年4月初开始Delta突变株只占据其病例数的0.1%,到6月份增至20%,而目前已跃至80%以上。Delta突变株的咄咄逼人和美国低下的疫苗接种率(目前为止仅为49.2%)为新冠病毒的进一步进化和扩散提供了条件。大家有必要了解以下几个基本的问题。 新冠病毒Delta突变株传播性有多强? 过去的经验表明,无论新冠突变株产生在世界哪个角落,它们都能快速席卷全球。而Delta突变株最让人担忧的是传播性更强,为最初毒株的两倍之多,较英国首先发现的Alpha突变株传播性强40-60%。有研究发现,感染新冠Delta突变株的病人上呼吸道中病毒颗粒较其它突变株更高。因此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和世界卫生组织划定Delta突变株为“Variant of Concern”(需要注意的突变株)之一,也被认为是迄今为止传播性最强的新冠病毒突变株。 新冠病毒Delta突变株是否较其它突变株更加危险? 随着Delta突变株的流行,美国多个州病例数和住院病例再次往上爬。短短两周,Delta突变株就完成了从纽约市第四大最常见的突变株上升到第一位的逆袭。目前为止,尚不明确Delta突变株是否会导致更严重的疾病,但可以明确的是绝大部分住院病例以及新冠死亡病例均发生在尚未接种疫苗的人群中,目前新冠病毒已经造成“未接种疫苗者”的大流行。 英国(超过90%为Delta突变株)的流行病学数据调查显示,Delta突变株引起的症状较之前病毒株可能有所不同,主要表现为类似感冒的上呼吸道症状比如头痛、喉咙痛和流鼻涕等,而之前更加典型的新冠病毒感染症状包括发烧、咳嗽、失去味觉/嗅觉等反而少见。 新冠疫苗对Delta突变株是否依旧具有保护性? 新冠疫苗的主要作用靶点是它的刺突蛋白(S Protein)。无论是接种疫苗后还是自然感染后体内产生的新冠中和抗体主要也是作用于刺突变蛋白的受体结合区(Receptor Binding Domain,RBD)。倘如编码刺突蛋白的基因发生突变,则可能导致体内的抗体不能有效识别刺突蛋白的RBD区而可能导致对突变株的有效性下降甚至无效。Delta突变株正是在刺突蛋白基因和RBD区域有数个突变而导致了其对人体血管紧张素2受体的亲和性增加,同时科学家也开始担心疫苗对预防Delta突变株的有效性。 目前的研究发现,接种Moderna和Pfizer的两剂mRNA疫苗后产生的抗体仍然能够在体外中和Delta突变株,但其中和能力下降了2.9倍;此外,对于康复期血浆和单克隆抗体的研究则显示抗体针对刺突蛋白RBD区的结合有所下降。 令人欣慰的是近日一份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的研究发现接种两剂Pfizer疫苗后对预防感染Delta突变株所导致的有症状COVID-19患者的保护率为88%,与其对Alpha突变株和新冠原始病毒93%和95%的有效性仅轻微降低;而仅接种一针mRNA疫苗后对Delta突变体的保护率只有33%,可见完成两剂新冠疫苗接种的重要性。目前尚未有接种一剂强生新冠疫苗后对于Delta突变株的保护性数据。 是否需要接种新冠疫苗的“加强针”? 目前发现接种疫苗后仍有“突破性感染”(Breakthrough Infection)以及抗体水平随着时间逐渐降低等现象提示是否需要接种疫苗“加强针”成为一个需要及时考虑的重要问题。Pfizer制药对于第三针疫苗的研究显示可显著增强集体产生抗体的滴度,但目前认为接种疫苗后产生的抗体水平的高低的确是衡量是否具有保护性的一个重要指标,但并不是唯一指标,接种疫苗后产生的细胞免疫对于Delta等突变株的保护性等尚在研究之中。鉴于当前疫情和疫苗接种的现状,美国尚未建议需要接种新冠疫苗的“加强针”。同时,戴口罩仍然是减少新冠病毒传播的有效方法。 疫情和疫苗对于民众心理健康的影响如何? 自从新冠疫情爆发以来,无论是由于疫情还是疫苗的诸多不确定性,都对广大民众的心理健康带来诸多影响。很多新冠感染后康复的患者表现出包括焦虑、抑郁、失眠和创伤后应激障碍等表现,其中也包括很多医务人员由于诊治新冠患者而出现中重度精神症状而需要心理治疗。新冠病毒大流行甚至增加了某些人酗酒、使用毒品甚至甚至自杀意念或行为。而随着新冠疫情防控形势的变化,不同人群心理状况也随之变化,针对康复后患者如何开展心理评估、疏导和干预等心理健康服务与管理,新冠患者康复后如何维持良好的身心状态及社会适应能力等,是我们必须面对的问题。 接种疫苗是阻止新冠病毒进一步突变的重中之重,可能需要学会与其长期共存 放眼全球,新冠疫情在短期时间内并无好转迹象,只要病毒尚在流行,就还有可能继续突变,甚至可能会有出现更为严重的免疫逃逸现象。抗击疫情的关键在于加快全球疫苗的接种,只有这样,新冠病毒才可能从全球大流行变成局部流行。而对于大部分具有免疫力的个体,新冠的风险将不断下降,直到变成像流感一样,与我们长期共存。未来,我们预测依旧会有人因为感染新冠病毒而去世,但这一情况将与感染流感病毒或肺炎球菌去世无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