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C最新研究发现“长期新冠Long COVID”之常见

CDC最新研究发现“长期新冠Long COVID”之常见 朱自强 刘伟医生 随着美国感染新冠病毒人数的进一步增多,康复的人数也逐渐增多。越来越多的研究开始关注感染新冠病毒急性期4周之后产生的各种持续性症状,往往统称为冠状病毒病长期综合症(Post-COVID-19 syndrome),又称COVID后综合征、或称“长期新冠”(Long COVID)。由于其不能通过一个简单的抽血或影像学检查就做出诊断,巨大的病人基数再加上不明的发病机理、模糊的临床表现、具有挑战性的临床治疗方案迫使给整个医学界都在进行不断地探索。 最近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周报(Morbidity and Mortality Weekly Report:MMWR)发表的一篇文章,就2020年3月至2021年11月期间,美国感染新冠病毒后存活人群中关于各种后遗症进行了深入地分析。该研究主要是通过全美电子病历系统回顾分析了美国50个州18岁以上的约6340万病例(其中新冠患者约35万人),感染新冠后出现的26种可能是长期新冠的一系列涉及到全身各个系统的症状,包括心血管系统(心血管疾病、心律失常、心力衰竭、急性心梗、心肌炎/心肌病)、呼吸系统(急性肺栓塞、哮喘、呼吸道症状)、血液和血管(凝血和出血障碍、血栓性疾病、脑血管疾病)、肾脏(肾衰、慢性肾病)、胃肠道和食管疾病、骨骼肌肉系统(肌肉疼痛、乏力、肌肉疾病)、神经系统(味觉和嗅觉异常、其它神经系统疾病)、以及精神系统(睡眠障碍、其它精神疾病、药物滥用、焦虑、情绪控制异常)、内分泌系统(I型糖尿病、II糖尿病)。 该研究分析了感染新冠和没有感染新冠的人群进行了比较,分析了30-365天内发生以上26种症状的比例,发现: 在18-64岁人群中,感染新冠后的人群中约35.4%经历了以上的各种症状,而未感染新冠的人群中仅有14.6%的比例经历了各种症状; 而在65岁以上人群中,感染新冠后的人群中约45.4%经历了以上的各种症状,而未感染新冠的人群中仅有18.5%的比例经历了各种症状。 也就是说,在18-64岁人群中的一系列健康问题中,其中每5个人中就有一人的症状可能是由于感染新冠病毒后引起的;而65岁以上人群中的比例更高,其中每4个人中就有一人的症状可能是由于感染新冠病毒后引起的。 除此之外,研究还发现,感染新冠康复后,发生肺血栓(Pulmonary Embolism)的机率为对照组织的2.1倍(18-64岁组)和2.2倍(65岁以上组)。 当然,该研究也有其局限性,它只是一个分析病历的回顾性研究,而且也没有考虑到疫苗接种的情况等等 但是,这个研究给大家所带来的新的信息不容忽视,倘若感染过新冠,评估是否发生了新冠后遗症至关重要,尤其是65岁以上人群。如何去处理那些冠状病毒病长期综合症的症状往往需要包括家庭医生在内的多学科进行合作。 参考文献: Lara Bull-Otterson, Sarah Baca; Sharon Saydah; Tegan K. Boehmer; Stacey […]

戒烟神药Chantix全面召回–戒烟,该何去何从?

戒烟神药Chantix全面召回–戒烟,该何去何从? 朱自强 刘伟医生 戒烟,很多时候不仅仅靠意志力就够,还需要药物的辅助。Chantix是尼古丁受体的部分激动剂,可与尼古丁受体结合而有效缓解对尼古丁的渴求和戒断症状而帮助戒烟。Chantix自2006年经FDA批准以来,由于其有效性迅速占领了戒烟市场。其常见的不良反应有呕吐、恶心、口干、多梦、睡眠障碍、腹胀、便秘、食欲增加、头痛等。也有报道Chantix有可能导致精神紊乱性疾病,甚至有报道在抑郁症和精神分裂者中使用后有发生自杀或自我伤害的风险而使其经历过多次的起起落落。但这次Chantix却和癌症联系在了一起,以至于戒烟市场再也没有Chantix了。  辉瑞公司主动召回Chantix由于发现Chantix中含有超标的致癌杂质亚硝胺,辉瑞公司于2021年7月19日主动召回了12批CHANTIX片剂。 近年来,因含有致癌杂质亚硝胺而导致多家跨国制药厂商召回多种药品的情况屡见不鲜。此前由于存在亚硝胺致癌杂质,抗酸药Zantac受召回,降压药缬沙坦受召回,糖尿病药物二甲双胍缓释产品受到召回,这次轮到戒烟药Chantix。 其实亚硝胺在日常生活中很常见,广泛存在于水和某些食物中,但是超过一定水平的亚硝胺会增加患癌症的风险。 鉴于Chantix中亚硝胺含量超标,FDA近期针对Chantix也发布了声明,但目前为止FDA并没有召回Chantix,而是辉瑞公司自行召回旗下所有的Chantix产品。 由于辉瑞公司停止Chantix全球分销后,试图戒烟的人们开始面临着Chantix供应短缺的问题。而Chantix也于去年11月失去了主要专利保护权,为了缓解戒烟药物供应不足,FDA批准了仿制药伐尼克兰Varenicline (Generic Chantix)用于戒烟。但仿制药Varenicline也可能含有亚硝胺致癌杂质,但尚在FDA认为可以接受范围之内。 除了Chantix,还有哪些戒烟方法?除了Chantix,常用且有效的戒烟方法还包括尼古丁替代疗法和安非他酮缓释片Bupropion SR。 尼古丁是导致烟草制品成瘾的主要物质,吸烟者常常面临戒烟困难。尼古丁替代疗法/ NRT的药物属于非处方药(OTC),可通过药店柜台购买,在数周内慢慢降低身体摄入尼古丁的含量而协助戒烟。安非他酮为缓释片(Bupropion SR)属于抗抑郁药,1997年开始被用于戒烟。作为非尼古丁类戒烟药物,属于处方药物,应在戒烟前1周开始口服安非他酮片,疗程为7~12周。 戒烟,首先要确定戒烟的意愿。下定决心,需要坚定的毅力和身边人的配合,同时加以戒烟药物的辅助,便可大大提高戒烟的成功率。换一种方式享受生活,请将您兜里的火柴和打火机留给篝火和生日蜡烛….. 朱自强医生,毕业于浙江大学医学院和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在New York Medical College/Brookdale University Hospital and Medical Center完成內科住院医师培训,获得美国内科学会专科文凭。朱医生目前是Elmhurst Hospital Center以及NewYork-Presbyterian Queens的主治医师。 刘伟医生,毕业于河北医科大学和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在New York Medical College/Brookdale […]

三亿慢性乙肝患者—-您缺少筛查Hepatitis D

三亿慢性乙肝患者—-您缺少筛查Hepatitis D 朱自强 刘伟医生  据世界卫生组织估计,2019年全球约有3亿人患有慢性乙肝感染。乙肝患者可能同时有合并丁型肝炎病毒Hepatitis D(也称Hepatitis Delta Virus)的感染。 丁型肝炎病毒依靠乙型肝炎病毒进行自身复制,也就是说丁型肝炎感染只发生在乙肝病人当中。丁型肝炎病毒与乙型肝炎病毒合并感染被认为是慢性病毒性肝炎的最严重形式,原因是它会加快肝脏相关死亡和肝细胞癌的发展。 2020年,一项发表在《国际肝病杂志》上的研究中提到,据估计,全球近5%的慢性乙型肝炎病毒感染者染有丁型肝炎病毒。但是由于筛查的不足,确切的发病率并不清楚。 丁型肝炎病毒的传染途径 和乙肝一样,丁型肝炎病毒可以通过性生活传播、血液传播和母婴传播。由于丁型肝炎病毒自身的特殊性,只有乙肝病人才可能会感染丁型肝炎,可分为共同感染co-infection或重叠感染superinfection。 针对丁型肝炎,可能并无特殊的症状;但与乙肝病毒单一感染者相比,合并有丁型肝炎病毒感染可能进展为更加严重的疾病包括肝硬化和肝癌。有研究显示两者合并感染后5年内进展为肝硬化的几率30%,约10年左右就会进展为肝癌。 诊断和治疗 丁型肝炎病毒感染通过血液检查丁型肝炎病毒的抗体和RNA作出诊断。但是,目前临床上由于各种原因包括资源不足、认识不够等等原因并没有进行广泛的筛查丁型肝炎病毒感染。 目前市场上并没有FDA批准用于治疗丁型肝炎的有效药物。最新的研究显示,Bulevirtide作为一个新型的抗病毒药物在治疗丁型肝炎的二/三期临床试验中已经取得有效的抗病毒作用,已于2021年6月递交给FDA进行审批,有望成为首个治疗丁型肝炎药物的突破。 预防胜于治疗,但目前尚未有丁型肝炎的疫苗。 由于丁型肝炎病毒感染仅发生在乙肝病人中,所以首先防止乙肝病毒传播显得尤为重要。 CDC一直以来都建议所有婴幼儿、儿童和青少年都接种乙肝疫苗,去年最新的建议所有19-59岁的成年人以及具有某些危险因素的60岁以上人群也都接种乙肝疫苗。接种乙肝疫苗,不仅可以预防乙肝,同时也是预防丁型肝炎感染。 此外,对于全球3亿乙肝患者,一个简单的血液测试可能会改变甚至颠覆您对自己病情的认识,也为不久的将来迎接新的疗法做好准备。 朱自强医生,毕业于浙江大学医学院和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在New York Medical College/Brookdale University Hospital and Medical Center完成內科住院医师培训,获得美国内科学会专科文凭。朱医生目前是Elmhurst Hospital […]

带状疱疹疫苗:19岁以上的特定人群就该接种

带状疱疹疫苗:19岁以上的特定人群就该接种 朱自强 刘伟医生 预防带状疱疹(Shingles)和疱疹后神经痛(Postherpetic Neuralgia)的关键是接种疫苗: 2006年FDA于批准了第一个带状疱疹疫苗Zostavax属于减毒活疫苗,当时建议在60岁以上人群中使用,但在免疫功能低下人群中为禁忌症; 2017年FDA批准的另一个带状疱疹疫苗Shingrix为重组疫苗,建议在免疫功能正常的50岁以上人群中使用。由于Shingrix较Zostavax相比有更好更持久的预防带状疱疹的作用,目前Zostavax已经淡出美国市场。 可带状疱疹不仅仅是老年人的疾病,年轻人也不少见,尤其在免疫功能低下的人群中,有研究发现免疫功能低下的年轻人中带状疱疹的发病率甚至较50岁以上人群更高[1]。 可之前的两种疫苗显然都没有将这一高风险人群纳入疫苗接种的规划之中。 2017年-2021年的4年间,美国免疫接种咨询委员会(ACIP)下属的一个带状疱疹工作小组分析了Shingrix疫苗在免疫功能不全人群中的多个研究的有效性、安全性的数据,在2021年10月20日的会议中一致建议在19岁以上免疫功能低下人群中接种带状疱疹疫苗。  Shingrix预防带状疱疹和疱疹后神经痛的效果如何: Shingrix在50-69岁人群预防带状疱疹的效果高达97%,70岁以上人群中效果高达91%; Shingrix在50-69岁人群预防带状疱疹后神经痛的效果高达91%,70岁以上人群中效果高达89%; Shingrix在免疫功能低下人群中预防带状疱疹的效果可达68-91%(根据影响免疫功能的情况而异)。 目前哪些人群建议接种Shingrix疫苗: 50岁以上成年人,建议接种两剂(相隔2-6个月)。 19岁以上由于疾病或某种治疗导致免疫功能低下的成年人,建议接种两剂(相隔2-6个月,可缩短至间隔1-2个月)。 对于特殊人群的建议: 得过带状疱疹的人:即使得过带状疱疹还可能再次发病,所以建议接种。 从未出过水痘以及接种过水痘疫苗的人:从未感染过水痘或接种过水痘疫苗的人是不会得带状疱疹的。但是由于水痘的强传染性,1980年前出生的美国人99%都感染过水痘[2],儿童和青少年接种过水痘疫苗的较那些感染过水痘的人得带状疱疹的几率相对较小。针对那些免疫功能低下的人群倘若有水痘疫苗接种记录、病历记录感染过水痘或实验室抽血证实有水痘抗体的,则属于建议需要接种带状疱疹疫苗的人群;倘若未能有任何以上证据的,则建议按照ACIP进行水痘疫苗的接种。 孕妇:目前尚未有关于Shingrix在孕妇中的数据,所以建议生产后再接种,但目前并不建议接种Shingrix之前检查是否怀孕。 母乳喂养:Shingrix疫苗对于母婴均无危害,倘若符合接种疫苗,则建议接种。 参考文献 1. McKay SL, Guo A, Pergam SA, […]

高胆固醇血症–你需要关注的不仅仅是血脂数值的高低,还有……

高胆固醇血症–你需要关注的不仅仅是血脂数值的高低,还有…… 朱自强、刘伟医生 “三高”之一的高脂血症,往往是病人最为疑惑的慢性疾病之一: 有的病人血脂在完全正常范围,医生却开了高剂量的他汀类药物;有的病人血脂高于正常值很多,医生反而说你不用吃药…….. 相对于高血压、高血糖(糖尿病)可以自行在家进行检测,高血脂的患者往往自身并无任何症状,通常是在进行血液检测时被发现的。 到底什么情况才需要服用降脂药,病人往往很疑惑,同时又听闻他汀类药物的诸多副作用,所以很多病人对于服用降胆固醇药物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或完全自行决定停药。 血脂是人体血浆内所含脂质的总称,主要是胆固醇和甘油三酯。 动脉粥样斑块形成是心血管疾病的主要病理生理机制,而胆固醇是斑块的主要成分,所以高胆固醇血症病人容易引起动脉粥样硬化从而进一步发展引发心肌梗死、脑中风等,是老年人死亡和致残的主要因素之一。 高胆固醇的患者是否需要降脂药往往并不是只根据具体的胆固醇数值而定,它背后有一个称之为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血管疾病ASCVD分数(Atherosclerotic Cardiovascular Disease)的风险评估机制来指导医生是否建议降胆固醇治疗。  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血管疾病ASCVD主要分为以下几大类: 任何类型的的冠心病,包括心梗、急性冠脉综合症,心绞痛 中风或短暂性脑缺血发作TIA 外周血管疾病 主动脉瘤 所有的动脉粥样病变 降胆固醇治疗的四类获益人群: ASCVD患者 LDL大于190mg/dL 糖尿病人 非糖尿病人,根据ASCVD的风险评估计。ASCVD这个公式是由美国心脏病协会于2013年提出,主要是通过多项常见的危险因素(包括年龄、性别、种族、胆固醇、血压、是否抽烟、是否合并糖尿病等)来评估10年得心血管疾病包括冠心病死亡、心肌梗死以及脑中风的危险。 ASCVD就是指导临床医生降胆固醇预防的基础和降脂治疗的指南。 对于没有ASCVD的人群中需要预防其发生(一级预防);而对于已经患有ASCVD的病人则注重预防再次发生(二级预防)。美国心脏病协会关于血脂治疗指南中着重强调了降胆固醇治疗无论是在一级预防还是二级预防中起到的举足轻重的作用。 –倘若10年ASCVD风险大于20%,则建议开始他汀类药物; –倘若10年ASCVD风险为5%-20%之间,则根据是否合并有其它增加心血管疾病风险的因素存在包括家族史、是否合并慢性肾病、代谢综合症以及其它一些炎症性疾病如HIV,类风湿性关节炎、银屑病、某些东南亚族裔人群等或者进一步检查进行风险评估考虑他汀类药物; –倘若10年ASCVD风险低于5%,则不建议进行药物治疗,仅仅建议生活方式的改变。 降胆固醇治疗,除了中流砥柱他汀类药物外,还有Zetia、PCSK9抑制剂、Inclisiran等。 由于降胆固醇治疗不像降血压、降血糖那样一目了然,所以在“三高”病人中,往往被轻视甚至被忽视。 高脂血症,我们看的不仅仅是胆固醇数值的高低,还有高胆固醇所带来的心脑血管疾病的风险。而是否需要开始降脂药物则需权衡利弊,在已知的药物副作用和潜在的益处之间尽可能地寻找一个平衡点。 […]

新冠疫苗第四针 — 目前哪些人需要接种?

新冠疫苗第四针 — 目前哪些人需要接种? 朱自强 刘伟医生 Wellsure美国家庭医生 目前为止,已经明确,接种新冠疫苗(哪怕是接种了三针)并不能完全避免感染新冠病毒,也不可能提供永久的免疫力。随着疫情的发展,很多人早已希望了解自己是否应该接种第四针的新冠疫苗。目前对于普通大众并不建议接种第四剂。但有一个特殊的人群中则建议接种第四针 — 约占全美国人口3%的中重度免疫功能缺陷的人群,他/她们的特殊性在于: 感染新冠以及发展为重症的机率更高; 初次接种后可能不能产生足够的免疫反应; 随着时间的推移,免疫保护性逐渐下降。 哪些人群为中重度免疫缺陷? 实体肿瘤或血液系统肿瘤目前正在接受治疗者; 实体器官移植接受免疫抑制治疗者; 接受嵌合抗原受体(Chimeric antigen receptor),也叫CAR T-细胞疗法或造血干细胞移植者(移植两年内或者接受免疫抑制治疗); 中重度原发性免疫功能缺陷者(比如DiGeorge、或Wiskott-Aldrich Dyndrome); 晚期或未接受治疗的HIV感染者; 接受高剂量皮质激素治疗者(比如每天接受20mg以上泼尼松或等同剂量者)、抗肿瘤药物包括抗代谢、烷化剂,移植相关药物、肿瘤坏死因子α抑制剂以及其它具有免疫抑制或免疫调节的生物制剂等。 之前已经讲述过第三针(Third Dose)和加强针(Booster)的区别(见:新冠疫苗Third dose vs Booster shot:此第三针非彼第三针),对于接种了不同新冠疫苗的中重度免疫缺陷人群,该如何接种第三针或加强针呢? 对于中重度免疫抑制的人群,mRNA疫苗的Primary dose需要三针,每针间隔时间为3-4周;而加强针Booster(第四针)则为第三针疫苗后3个月。对于接种了Janssen强生新冠疫苗的免疫功能低下的人群,建议在接种强生疫苗28天后接种第二针疫苗(建议选择mRNA疫苗),而加强针则在2个月后接种(也建议为mRNA疫苗)。 以上可见,中重度免疫功能缺陷的人群作为一个特殊的群体需要十分谨慎地区别对待。以上为目前为止CDC对于中重度免疫缺陷人群中如何接种新冠疫苗的最新建议。 […]

CDC建议延长两针mRNA新冠疫苗接种时间的建议及依据

CDC建议延长两针mRNA新冠疫苗接种时间的建议及依据 朱自强 刘伟医生  目前美国已经接种超过5亿剂的mRNA疫苗,FDA早已在2021年8月23日和2022年1月31日分别正式批准了辉瑞Pfizer公司的(Comirnaty)和莫德纳Moderna的(Spikevax)的新冠疫苗。随着时间的推移,新冠疫苗在现实世界中无论是降低新冠的住院率还是死亡率都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然而,尚有约20%的人群目前为止还没有接种过任何一种新冠疫苗。究其原因,很多人担心其副作用,包括之前报道接种mRNA新冠疫苗后可能增加心肌炎的发病(尤其在青少年中),一般在接种第二针后多见,可表现为胸闷、心慌、呼吸困难等,绝大部分病人经过治疗后恢复良好。最近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的一项研究显示,在接种了1970万剂mRNA新冠疫苗的病人中共报道了297例心肌炎(其中69.7%发生在接种第二针后,76.8%发生于男性中)。无论是接种的Pfizer还是Moderna疫苗,两针间隔30之内发生心肌炎的几率更高些。各种最新研究均发现,推迟接种第二针mRNA新冠疫苗可显著降低心肌炎的发生率。同时,发表在各种权威医学杂志上的多项研究[1,2,3]也显示,与之前接种第一、二针mRNA疫苗间隔3-4周相比,延长第一、二针接种时间至6-14周显著增加了针对B细胞和T细胞的免疫反应,而且中和抗体滴度也更高。 鉴于以上安全性、有效性的数据,CDC于2月24日更新了接种第一、二针mRNA新冠疫苗时间间隔。目前建议接种Pfizer新冠疫苗后,其第二针可推迟至3-8周接种;而接种Moderna新冠疫苗后,第二针可推迟至4-8周。在12-64岁之间人群(特别是12-39岁之间男性),将第二针mRNA疫苗推迟至8周可能会有更多地受益。 但是,对于以下人群,还是应该继续推行3周(Pfizer)或4周(Moderna)的接种间隔时间: 接种第一剂疫苗后不能产生充分免疫反应者:比如中重度免疫缺陷的患者; 感染新冠后发展为重症风险较高的患者:比如65岁以上的老年人; 当地感染率很高需要机体快速产生保护性时; 5-11岁的儿童。 参考文献 1. Payne R et al, Immunogenicity of standard and extended dosing intervals of BNT162b2 mRNA vaccine. Cell, 2021;184(23):5699-5714.e11. 2. Amirthalingam G et […]

谈谈美国那“聊胜于无”的免费年检

谈谈美国那“聊胜于无”的免费年检 朱自强 刘伟医生 之前讲过国内体检的体检套餐(体检套餐—–想说爱你不容易),接下来聊聊美国医疗保险提供的年检。 体检,顾名思义显然是指身体的常规健康检查。很多人都知道或使用过自己保险公司提供的所谓一年一次的免费体检,总觉得犹如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一方面觉得没有国内体检套餐来的“快准狠”—-想查什么就可以查什么。 另一方面,觉得在美国体检很多时候只是和医生聊聊天,最多就是抽个血、验个小便,基本没有提供能够告诉你身体“真实情况”的影像学检查比如X光、超声波、CT或磁共振等,难不成美国的家庭医生都有火眼金睛,不需要这些更加高大上的检查方法吗?答案显然不是的。 由于绝大部分美国人都有医疗保险(联邦政府、州政府提供或是商业的保险等),而且绝大部分保险公司都提供并且鼓励一年一次的免费体检,但事实上“并不是所有的体检都是一样的”。 如果我说,美国有的保险提供年检甚至都不需要医生触碰病人、也不需要抽血检查,完全在谈话之中就完成所谓一年一次的年检,您是不是会觉得相当诧异惊讶呢? 美国的Medicare(红蓝卡)提供一年一次的Annual Wellness Visit (健康体检)。 Medicare医疗保险计划是美国联邦政府为大部分65周岁及以上的老年人,以及小部分65周岁以下的特殊人群(包括残疾人士以及终末期肾病需要透析的患者)提供的医疗保险计划。 加入Medicare的12个月之内,保险计划会建议您找自己的家庭医生做一次Welcome to Medicare的体检,之后每年都建议看家庭医生做一年一次的Annual Wellness Visit。 这个一年一次的Wellness Visit显然是为预防疾病、保障健康而设定。除了需要测量身高、体重和血压外,主要是以医患之间交谈为主。主要聊哪些内容呢?病人和家庭医生聊自己的病史、家族史、在吃什么药、看过哪些专科医生等,医生则为您通过问卷调查筛查是否有记忆力衰退现象、根据您的具体情况建议需要做哪些癌症筛查和疫苗接种等,还会询问过去一年有无摔过跤、看看您有没有摔跤的风险;有没有抑郁症的风险,还可能会和您谈谈医疗监护人的问题等。就这样在聊天之间就完成了保险公司强烈建议的一年一次的所谓年检,是不是很shock? 这是美国联邦政府提供的Medicare保险建议其受保人每年一次的年检中的一种,旨在疾病的预防筛查,这突显了美国医疗中对于预防医学的重视。 除了Medicare的Annual Wellness Visit外其他的体检往往大同小异,尽管您没有套餐可选,但医生往往会根据病人的具体情况,检查相关的项目。 当然需要做什么检查,不是根据病人的钱包大小,也不是根据病人说因为最近听说某个亲戚或同学得了某个疾病而觉得也想做个什么检查而定。 美国内科医学会(ABIM)有一个简单明了的网站叫做choosingwisely,列举了各个年龄段所建议进行的检查。这不是由某个专家决定的,而是根据循证医学的建议提出的。相对于经验医学,循证医学有其优势。各种筛查、治疗、药物等的有效性都是由不同的“证据”来支持其有效性和可行性。 那循证医学目前对于所谓的年检有何建议呢?让人诧异的是2014年一项Meta分析发现,总结了6个大型的临床研究发现,没有慢性病的绝大多数普通年轻人并不需要每年一次的年检,因为常规年检并没有显示降低了死亡率[1]。但由于年检往往为那些很少看医生的病人提供了和医生讨论预防措施的机会,所以绝大部分的医疗保险,它们一般都会提供每年一次的年检,并且鼓励大家利用这个机会去看自己的家庭医生。 当然,循证医学有其局限性。大家记忆犹新的是疫情初期CDC过于死板,由于“没有任何科学证据支持戴口罩能够降低感染新冠病毒”而在疫情初期不建议甚至反对医务人员戴口罩。目前没有证据,并非不久的将来也没有证据。 所以要以发展的眼光看待循证医学,随着新的检查手段、治疗药物、新的临床试验数据的出现,它也是在不断地更新完善之中。 […]

新冠自我检测试剂盒–其“准确性”和“不准确性”何在?

新冠自我检测试剂盒–其“准确性”和“不准确性”何在? 朱自强 刘伟医生 相信目前为止很多人都已经在www.covidtests.gov上预订了家用自我检测新冠的试剂盒,在接下来的数天之内可能就会收到由美国邮政局USPS免费送到家的4个检测盒。大家翘首以待,在收到试剂盒之前,我们了解一下自我检测的“准确性”以及“不准确性”。 美国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Michael Mina博士是竭力推广快速检测的专家之一,他于2020年11月份就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撰文建议尽早大力推广快速检测来作为防控疫情的重要手段。根据建模研究预测,推广快速抗原检测以及重复多次检测与免疫接种、佩戴口罩和保持身体距离一样可能会降低新冠病毒的传播而大大有助于遏制疫情,但由于只是理论推测而尚未有实验性甚至观察性的研究证明其有效性,CDC和FDA在疫情初期开始后并未太多关注,而更加注重核酸检测以及疫苗开发推广接种等。直到最近大家才认识到推广快速抗原检测可能对控制疫情带来的诸多益处,拜登政府于日前决定向全美民众免费派发5亿盒居家自我检测试剂盒。 快速抗原检测讲到快速抗原检测,有一定医学知识的人员普遍认为“快速是其优势,但敏感性不足是其劣势”。的确,快速抗原检测的敏感性通常较核酸检测低。比如检测的时间在症状出现之前或在病程后期时样本中抗原水平太低而无法检测到时测试为阴性,而使用更加敏感的PCR核酸检测则可能是阳性结果。一般来说,就算用最敏感的检测方法(PCR核酸检测)同时使用最佳的样品(鼻咽部拭子),检测结果也不可能达到100%的敏感性,一般只有80%左右。而抗原检测往往使用鼻腔拭子,使其敏感性进一步下降。研究发现,快速抗原检测的敏感性往往只有50%左右。目前FDA授权紧急使用的快速抗原检测试剂盒有多种,对于您即将收到并且使用的自我检测试剂盒,往往由于操作者不是医务工作者而对检测方法不熟悉等各种外加因素,居家快速检测试剂盒往往处于检测敏感性级别的最底层。尽管自我快速抗原检测敏感性较核酸检测低,但在目前特别是奥密克戎大流行的背景下,仍然拥有不可缺少的一席之地。因为抗原检测在病人样品中病毒含量较高也就是传染性较高的时候往往检测阳性,而且重复多次重复检测可提高检测结果的可靠性,这对于能够快速得到检测结果,鉴别出具有传染性的人群进行自我隔离极其有效。反观核酸检测,一方面检测后不可能像快速抗原检测一样数十分钟内就看到结果;另一方面,由于其敏感性很高,往往过了传染期后仍然阳性而对疫情防控特别是需要隔离人群造成困惑。 如何解释自我检测的结果?抗原检测的特异性往往和大部分核酸检测类似,也就是说假阳性结果并不多见。对于自我居家检测结果,需要注意以下几点 如果自检结果为阳性表示检测到病毒,您很可能已经感染,应该待在家里进行隔离以降低将疾病传播给他人的风险。同时应及时通知家庭医生以及任何密切接触者。 如果自检结果呈阴性则表示没有检测到病毒,您可能没有感染,但不排除感染的可能性。尤其倘若您有发烧、咳嗽、喉咙痛、流鼻涕等症状,则应进行重复多次检测或进行核酸检测进一步确诊。 倘若进行连续多次检测,则建议在接下来的几天内进行两次或多次检测,两次检测之间至少间隔24小时 现在大家知道为什么您将会收到4个免费试剂盒而不是收到一个或两个了吧,同时大家也了解了快速抗原检测和核酸检测的区别以及什么时候该选择何种检测方法。新冠疫情、疫苗、检测、治疗各种信息都是在很快的变化之中,信息爆炸时期互联网的确是很好的医疗信息来源,但更需要的是您自己去甄别真伪,方可为自己所使用。 参考文献: 1.  Real-World Performance of COVID-19 Rapid Antigen Tests, American Society for Microbiology  2. Michael J. Mina, Roy […]

疫情加重,CDC反而缩短了隔离时间–解析其背后的科学依据

疫情加重,CDC反而缩短了隔离时间–解析其背后的科学依据 朱自强 刘伟医生 奥密克戎变种病毒导致美国新冠COVID-19病例猛增,可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日前反而将隔离时间从10天缩短至5天,其原因何在呢? 自从新冠疫情爆发以来, CDC所发表的一系列建议使其早已在普通民众和医务人员中跌下了神坛。从最初建议是否戴口罩,到最近关于缩短隔离时间,很多人都认为是受政治的影响。 诚然,作为一个政府机构,CDC一定要考虑到疾病对整个社会方方面面的影响。 作为防控传染病的三大环节(传染源、传播途径、易感人群)并非一成不变,所以随着疫情的发展政策的调整理所当然。这里我们不说别的,只是从医学的角度简单分析CDC缩短隔离时间背后的科学依据。 接触新冠病毒后多久具有传染性?根据来自17个国家的113项研究数据表明,新冠病毒传染性最强的时间是在感染过程的早期,传染性在症状出现前一天达到峰值,并在症状出现一周内下降,平均传染性和传播风险期介于症状出现前2-3天至症状出现后8天,这些数据主要来自于之前的新冠变种病毒(包括德尔塔)的研究[1-2]。而针对奥密克戎变种的研究显示,与之前的变种相比,其潜伏期更短,一般为2-4 天[3-5]。而美国目前95%都为奥密克戎变种感染。 感染奥密克戎后疾病的严重性初步数据表明,奥密克戎变种病毒的传染性是德尔塔变种的三倍。奥密克戎的高传染性不仅仅在未接种疫苗的人群中引起感染, 约10.7%的奥密克戎发生在完全接种过疫苗的人群中。但来自南非的研究发现,与其他变种相比,感染奥密克戎的病人的住院率和死亡率均较低[6](住院时间为 3-4天 vs 7-8天;死亡率为0.8% vs 5.3%)。疫苗加强针对于改善因奥密克戎变种感染而住院和死亡也能提供重要的保护。 美国感染或密切接触后的自我隔离尽管之前CDC建议感染或密切接触后自我隔离10天,各地也有不同的落实措施,比如纽约市有NYS Contact Tracing Program(纽约州接触追踪计划)会联系COVID-19确诊阳性的人士,以确认他们接触过哪些人,而且为那些有需要的人群提供免费的旅馆,但效果并不佳。这种隔离完全无法和中国的严厉措施相比,美国隔离很大程度上都靠自觉。很多人的确也有自我隔离的意识,但实施起来存在方方面面的挑战;特别是在许多感染是无症状的情况下。研究表明,只有一小部分人 (25-30%) 会隔离10天整[7]。主要基于以上各种数据,CDC于1月4日更新了关于COVID-19隔离的建议,将隔离的重点放在最具传染性的感染初期。医学隔离期(针对无症状和轻症患者)和检疫隔离期缩短为5天,之后再继续佩戴口罩5天。Isolation(医学隔离):目的是将确诊或疑似感染COVID-19的人与未感染COVID-19的人隔离开来。Quaranterine(检疫隔离):如果您与COVID-19患者有过密切接触,应Quaranterine并远离他人,防止COVID-19的播散。CDC建议5天后继续佩戴贴合良好的口罩。因为数据表明,接近三分之一的人在结束隔离期的5天后仍然具有传染性。 参考文献 Meyerowitz EA, et al. Transmission o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