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突变株Delta致疫情反弹,疫苗“加强针”仍有争议

朱自强 医生

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已出现了很多种突变株,其中Delta突变株(也即B.1.617.2)最早于2020年12月在印度发现,在短短数月之内,已经扩散至超过104个国家/地区,并且成为多个地区的主要流行毒株。美国从今年4月初开始Delta突变株只占据其病例数的0.1%,到6月份增至20%,而目前已跃至80%以上。Delta突变株的咄咄逼人和美国低下的疫苗接种率(目前为止仅为49.2%)为新冠病毒的进一步进化和扩散提供了条件。大家有必要了解以下几个基本的问题。

新冠病毒Delta突变株传播性有多强?

过去的经验表明,无论新冠突变株产生在世界哪个角落,它们都能快速席卷全球。而Delta突变株最让人担忧的是传播性更强,为最初毒株的两倍之多,较英国首先发现的Alpha突变株传播性强40-60%。有研究发现,感染新冠Delta突变株的病人上呼吸道中病毒颗粒较其它突变株更高。因此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和世界卫生组织划定Delta突变株为“Variant of Concern”(需要注意的突变株)之一,也被认为是迄今为止传播性最强的新冠病毒突变株。

新冠病毒Delta突变株是否较其它突变株更加危险?

随着Delta突变株的流行,美国多个州病例数和住院病例再次往上爬。短短两周,Delta突变株就完成了从纽约市第四大最常见的突变株上升到第一位的逆袭。目前为止,尚不明确Delta突变株是否会导致更严重的疾病,但可以明确的是绝大部分住院病例以及新冠死亡病例均发生在尚未接种疫苗的人群中,目前新冠病毒已经造成“未接种疫苗者”的大流行。

英国(超过90%为Delta突变株)的流行病学数据调查显示,Delta突变株引起的症状较之前病毒株可能有所不同,主要表现为类似感冒的上呼吸道症状比如头痛、喉咙痛和流鼻涕等,而之前更加典型的新冠病毒感染症状包括发烧、咳嗽、失去味觉/嗅觉等反而少见。

新冠疫苗对Delta突变株是否依旧具有保护性?

新冠疫苗的主要作用靶点是它的刺突蛋白(S Protein)。无论是接种疫苗后还是自然感染后体内产生的新冠中和抗体主要也是作用于刺突变蛋白的受体结合区(Receptor Binding Domain,RBD)。倘如编码刺突蛋白的基因发生突变,则可能导致体内的抗体不能有效识别刺突蛋白的RBD区而可能导致对突变株的有效性下降甚至无效。Delta突变株正是在刺突蛋白基因和RBD区域有数个突变而导致了其对人体血管紧张素2受体的亲和性增加,同时科学家也开始担心疫苗对预防Delta突变株的有效性。

目前的研究发现,接种Moderna和Pfizer的两剂mRNA疫苗后产生的抗体仍然能够在体外中和Delta突变株,但其中和能力下降了2.9倍;此外,对于康复期血浆和单克隆抗体的研究则显示抗体针对刺突蛋白RBD区的结合有所下降。

令人欣慰的是近日一份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的研究发现接种两剂Pfizer疫苗后对预防感染Delta突变株所导致的有症状COVID-19患者的保护率为88%,与其对Alpha突变株和新冠原始病毒93%和95%的有效性仅轻微降低;而仅接种一针mRNA疫苗后对Delta突变体的保护率只有33%,可见完成两剂新冠疫苗接种的重要性。目前尚未有接种一剂强生新冠疫苗后对于Delta突变株的保护性数据。

是否需要接种新冠疫苗的“加强针”?

目前发现接种疫苗后仍有“突破性感染”(Breakthrough Infection)以及抗体水平随着时间逐渐降低等现象提示是否需要接种疫苗“加强针”成为一个需要及时考虑的重要问题。Pfizer制药对于第三针疫苗的研究显示可显著增强集体产生抗体的滴度,但目前认为接种疫苗后产生的抗体水平的高低的确是衡量是否具有保护性的一个重要指标,但并不是唯一指标,接种疫苗后产生的细胞免疫对于Delta等突变株的保护性等尚在研究之中。鉴于当前疫情和疫苗接种的现状,美国尚未建议需要接种新冠疫苗的“加强针”。同时,戴口罩仍然是减少新冠病毒传播的有效方法。

疫情和疫苗对于民众心理健康的影响如何?

自从新冠疫情爆发以来,无论是由于疫情还是疫苗的诸多不确定性,都对广大民众的心理健康带来诸多影响。很多新冠感染后康复的患者表现出包括焦虑、抑郁、失眠和创伤后应激障碍等表现,其中也包括很多医务人员由于诊治新冠患者而出现中重度精神症状而需要心理治疗。新冠病毒大流行甚至增加了某些人酗酒、使用毒品甚至甚至自杀意念或行为。而随着新冠疫情防控形势的变化,不同人群心理状况也随之变化,针对康复后患者如何开展心理评估、疏导和干预等心理健康服务与管理,新冠患者康复后如何维持良好的身心状态及社会适应能力等,是我们必须面对的问题。

接种疫苗是阻止新冠病毒进一步突变的重中之重,可能需要学会与其长期共存

放眼全球,新冠疫情在短期时间内并无好转迹象,只要病毒尚在流行,就还有可能继续突变,甚至可能会有出现更为严重的免疫逃逸现象。抗击疫情的关键在于加快全球疫苗的接种,只有这样,新冠病毒才可能从全球大流行变成局部流行。而对于大部分具有免疫力的个体,新冠的风险将不断下降,直到变成像流感一样,与我们长期共存。未来,我们预测依旧会有人因为感染新冠病毒而去世,但这一情况将与感染流感病毒或肺炎球菌去世无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