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空腹抽血“说拜拜”

对空腹抽血“说拜拜” 朱自强、刘伟医生 在门诊抽血最常见的问题之一为“抽血需不需要空腹”,很多人认为只有空腹抽血才能反映自己身体的真实状况,所以往往早上来诊所抽血之前是滴水未进,当然也不服用每天常规吃的药物,以至于在诊所经常由于未服用降血压药物而出现血压偏高,由于未喝水未进食而可能引起晕厥等。我在急诊留观室工作三天两头会看到附近诊所由于抽血时晕厥而送来急诊室的病人。今天,我们澄清一下是否真的一定需要空腹抽血检查。 一般来说,空腹抽血是指禁食9-12小时后采取的血样,所以大部分情况下都是早上未吃早餐前来抽血。通常来说,医生建议空腹抽血并不是说早上不能吃任何东西,其实早上起来喝杯水、服用每天早晨常规吃的药还是应该的而且是建议的。但是我们今天讨论的是“抽血检查真的就一定需要空腹吗”?一般常规抽血检查比如血常规、肝功能、肾功能、电解质等与是否进食影响极小,所以并非一定需要空腹抽血。但很多人包括医生在内往往会担心血脂(胆固醇)检测会受饮食的影响而无法反应身体真实的状况。的确,饮食会增加血液中甘油三酯的含量并且会持续增高数个小时,但事实上饮食对于检测的总胆固醇、高密度脂蛋白(好胆固醇)的影响甚小。那对于心血管疾病的危险因素坏胆固醇(低密度脂蛋白)呢?其实我们化验报告中的低密度脂蛋白是根据Friedewald公式计算出来的: 低密度脂蛋白LDL = 总胆固Total Cholesterol–高密度脂蛋白HDL–(甘油三酯Triglycerides ÷ 5)。 由此可见,除非在抽血前进食了特别高脂的饮食,一般来说通常情况下由于饮食而稍微升高的甘油三酯并不会特别影响计算出来的低密度脂蛋白LDL值。当然,如果甘油三脂的水平特别高,往往会导致计算出的低密度脂蛋白误差较大以至于实验室无法报道该数值。2019年由哈佛大学Brigham and Women’s Hospital的一个研究团队发表在《美国医学会杂志·内科学》上的研究共分析8270人在内的数据显示,同一个体在四周前后的空腹血脂和随机血脂水平除了甘油三酯外其它均无显著差异。所以,目前越来越多的临床证据支持采用随机血脂水平替代传统的空腹抽血检查。 其次,我们应该了解抽血检查血脂的目的是什么?很多时候医生希望通过病人的血脂水平来评估将来可能得心血管疾病的风险或者用来评估服用的降脂药的效果。血脂水平,我们不仅仅看其数值高低,更重要的是结合病人的年龄、性别、是否抽烟、有无高血压、糖尿病等来进行综合评估其作为心脑血管疾病的危险因素。而如上所述,血脂中的总胆固醇、高密度脂蛋白以及低密度脂蛋白这些“危险指标”恰恰受是否空腹影响很小。所以绝大部分情况下,常规检查的血脂水平足以用来评估心血管疾病的风险以及衡量药物治疗效果。目前为止,美国心脏协会/美国心脏病学会(American College of Cardiology/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英国国家卫生与临床优化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for Health and Care Excellence), 加拿大心血管协会( Canadian Cardiovascular Society)等权威机构均推荐可以选择非空腹血脂检查来替代空腹检查。 当然,我们并不是说完全不需要空腹抽血,有某些情况下尤其甘油三酯水平很高时(尤其高于400mg/dL时),的确需要进一步检查空腹血脂。某些糖尿病的患者中我们不能完全依赖糖化血红蛋白HbA1C来反应机体血糖情况而需要检测空腹血糖。此外,在有遗传学高脂血症或者早发性心血管病家族史(指男性直系亲属55岁之前或女性直系亲属65岁之前患病)的成年人中,则也建议空腹抽血以鉴别家族性高脂血症。 参考文献 […]

降脂药一定要晚上吃才好吗?那上夜班的人怎么办?

降脂药一定要晚上吃才好吗?那上夜班的人怎么办? 朱自强、刘伟医学博士 “三高”之一高胆固醇血症很常见,目前的临床指南提倡他汀类药物作为降低低密度脂蛋白LDL-C的一线用药,所以很多人都在服用该类降胆固醇药物。也许您的家庭医生开药之前会告诉您他汀类药物最好晚上吃效果才好。虽然不便,但也许您还是尽量谨遵医嘱晚上服用降脂药物,但是不是所有的他汀类药降脂药都是晚上吃好呢?其中有什么原理呢? 他汀类药物种类繁多,常见的包括辛伐他汀、阿托伐他汀、洛伐他汀、瑞舒伐他汀等等。这些药物的作用机制主要是抑制胆固醇合成的关键酶HMG-CoA还原酶。前期的生理学研究[1-2]发现HMG-CoA还原酶活性以及胆固醇的合成在晚上未进食时更加活跃。由于有些他汀类药物的半衰期较短(比如辛伐他汀3小时,洛伐他汀<2小时,氟伐他汀<3小时),因此,为了最大程度的降低胆固醇的合成,该些药物建议晚上服用。有研究[3]比较了晚上和白天服用该类药物降脂效果发现差异显著(21% vs 15%)。所以长期以来,很多医生都建议病人服用他汀类降脂药应该在睡前服用。但很多人往往更习惯于在早上起床后服用药物,因为晚上常常由于工作安排外加各种应酬而使服药的依从性并不佳。 其实,并非所有的他汀类降脂药都建议晚上服药效果更好。新型的他汀类药物的半衰期往往很长(比如阿托伐他汀的半衰期为14小时,瑞舒伐他汀19小时,普伐他汀长达77小时),所以这些药物则并不需要一定在睡前服用,可以在一天的任何时候服用,它们降低胆固醇的作用和服药时间无明显区别[4-6]。特别对于夜班工作者,倘若服用半衰期较短的辛伐他汀等药物,则需要在白天开始睡觉前服用方能达到最大程度的降脂效果;但若改成新型的半衰期较长的药物比如辛伐他汀等则更加方便。 那应该选择哪种类型的他汀类降脂药呢?医生往往会根据病人胆固醇的水平、心血管危险因素、其它合并疾病比如糖尿病等等来综合决定。他汀类药物也有一定的副作用包括对于肝脏或肌肉的损伤等等,所以我们建议您和您的家庭医生商量,选择合适的降脂药物来治疗和预防心脑血管疾病,维护您的健康。 参考文献 Parker, TS, McNamara, DJ, Brown, et al. Mevalonic acid in human plasma: relationship of concentration and circadian rhythm to cholesterol synthesis […]

贫血补铁—其实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贫血补铁—其实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朱自强 贫血尤其是缺铁性贫血很常见,所以很多人都在吃补铁的药,同时很多人又都不喜欢吃这些药,因为有很多副反应,尤其是引起的胃肠道不适而让人无法坚持。也许,以下一些技巧会帮您更加顺利地治疗缺铁性贫血。 严重的甚至危及生命的缺铁性贫血往往需要输血来进行急性治疗,而慢性缺铁性贫血,往往通过口服铁剂就能纠正。常见的铁剂有包括富马酸铁、葡萄糖酸亚铁、硫酸亚铁、麦芽酚铁等等,医生往往会根据病人的年龄、估计缺铁的量等建议服用不同的铁剂。无论开哪种铁剂,很多医生往往会开每天一次的而剂量,但是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隔天一次的剂量可能会提供更好的吸收,同时减少副反应增加病人的依从性。所以,目前最新的临床建议补铁则为隔天一次(也可以选择比如周一、三、五这样的安排更加方便)。 由于铁的吸收部位主要是在十二指肠及空肠上段,所以对于那些铁剂的肠溶片或缓释片并非最好的选择,因为这些药物不能被机体很好的在适当的部位吸收甚至有些只能从大便中排出。铁的吸收受也受很多因素的影响: 食物:一般来说,补铁时不应该和食物一起服用,尤其要注意的是不应该和牛奶、钙片、麦片、浓茶、咖啡以及鸡蛋等一起服用。但是倘若铁剂引起较为严重的胃肠道副反应,则可以在两餐之间服用。 酸碱度PH值:铁在酸性环境二价铁时更容易被吸收,正常的胃酸有助于铁的吸收。所以,很多抑制胃酸的药物会影响铁剂的吸收。所以建议铁剂应该在服用抑酸药前2小时或服用抑酸药后2小时服用。同时也可以在服用铁剂时吃一片维生素C或喝半杯橙汁,以帮助铁的吸收。 一般来说,缺铁性贫血治疗长短是需要根据病情而定的,并不是一旦血红蛋白恢复至正常就应该停用铁剂的。往往血红蛋白正常后还需要治疗更久方能完全补充足体内铁的储存量。 作为临床医生,除了指导病人怎么补铁以纠正低下的血色素以外,深究为什么会引起缺铁性贫血也许更为重要。到底是摄入不够、吸收障碍还是慢性出血等引起的缺铁性贫血,我们往往会做一些检查来寻找其可能潜在的原因。倘若您患有缺铁性贫血,除了自行补铁或者服用医生开的铁剂外,一定要寻找家庭医生或者专科医生的专业指导,找出病因,方能治疗根本。

新冠抗体检测到底准不准?

新冠抗体检测到底准不准? 朱自强、刘伟医生 新冠疫情,牵动大家心情的除了隔离、发病率、死亡率和疫苗外,和大家切身相关的还检测—从早期的核酸检测到现在的抗体检测。 也许只是您自己希望检测一下抗体或者是您的家庭医生及工作单位要求您做抗体检测,相信大家对于抗体检测多多少少都有所耳闻。 当感染新冠病毒后,人体的免疫系统会产生一种名为抗体的蛋白质来帮助机体抵抗感染,主要包括IgM和IgG两种抗体。检测血液中的这两种蛋白质能够提示我们是否目前或者曾经感染过新冠病毒,所以除了核酸检测外,抗体检测被寄予厚望。但是我们知道医学上所有的检测都不可能都是完全百分之一百准确的。那目前市场上的新冠抗体检测的准确性如何呢?检测后阴性是不是真的没有感染过,而检测后阳性是否真的就一定感染过呢? 最新的一篇Cochrane Review文章分析了总共54个相关研究中的共16000样品发现,抗体检测的时间点极其重要。倘若在发病1-7天内检测IgM和IgG抗体时,检测的准确性仅为30%左右;其准确性增加到发病后8-14天的70%以及15-35天内的90%;但发病35天以后的抗体检测的准确性如何未知。该研究也发现抗体检测的特异性则非常高,仅有1-2%左右错误的在未患有新冠的病人中报告了阳性。 由此可见,除了考虑是否需要进行检测抗体以及检测结果的意义外,同样重要的是考虑检测的时间点。倘若您考虑检测抗体,请咨询您的家庭医生。朱自强、刘伟医生诊所目前已经复工,诊所营业时间同疫情发生之前一样,周一至周六早9点至晚5点,欢迎大家预约,电话718-888-0722。

那些被疫情延误的疫苗们

那些被疫情延误的疫苗们 朱自强 由于疫情,很多小朋友的疫苗都不能得到及时接种而可能引发严重的后果;但对于我们内科医生来说,成年人也会有不能及时接种疫苗的情况,因为有些疫苗是需要接种2-3针。很多人都很焦虑,错过了该打的疫苗该怎么办?朱自强、刘伟医生为您详细讲解。成年人最常见的需要接种多剂的疫苗包括乙肝、带状疱疹、人乳头状瘤病毒HPV疫苗等。 1:乙肝疫苗Engerix b:任何希望拥有乙肝免疫力的成年人都建议接种乙肝疫苗。Engerix b往往需要接种3针,正常的间隔时间是0,1-2个月以及4-6个月之间接种。当然,间隔时间往往也具有一定的灵活性,但是: 第一针和第二针间隔至少4周 第二针和第三针间隔至少8周 第一针和第三针检测至少16周 倘若第二针或第三针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及时接种(即使超过一年以上),只需要接下来继续接种余下的疫苗而无需从新开始接种。 2:带状疱疹疫苗Shingrix:建议所有50岁以上的成年人除非有禁忌症外都应该接种Shingrix疫苗,正常顺序是第二针应该在第一针接种后2-6个月内给与。倘若由于种种原因第二针未能在规定时间内接种,则建议尽快给与第二针疫苗,而不是重新开始接种两针。 3:人乳头状瘤病毒HPV疫苗Gardasil 9:成年人接种Gardasil 9年龄上限可达45岁。成年人Gardasil9需要三针,正常的间隔时间是0,1-2个月以及6个月接种。当然,间隔时间往往也具有一定的灵活性,但是: 第一针和第二针间隔至少4周 第二针和第三针间隔至少12周 第一针和第三针检测至少5个月 倘若由于种种原因第二针未能在规定时间内接种,则建议尽快给与第二针疫苗,而不是重新开始接种两针 接种疫苗的目的是为了预防疾病,所有疫苗接种间隔都是根据疫苗上市前的临床试验结果得出的。所以,我们建议民众最好尽可能在规定时间内接种该接种的疫苗,方能得到最佳的效果。朱自强、刘伟医生在法拉盛的诊所为大家提供常规预防接种,欢迎咨询就诊,联系电话718-888-0722。

我需要检测新冠病毒抗体吗?

我需要检测新冠病毒抗体吗? 朱自强医生 随着6月8日纽约第一阶段复工的开始,纽约人民开始进入工作、生活的“新常态”之中。信息时代,大家获取的很多资讯除了来自传统媒体包括报纸、电视外,更多的是来自微信、朋友圈、网络等。泛滥而又混杂的信息让很多人都有点不知所措,于是作为家庭医生诊所,我们也接到更多来自病人、雇主等的咨询,复工之前是否需要检测抗体,以及做完抗体检测后有什么意义? 在进一步讲抗体检测之前,我们需要知道目前抗体检测的准确性如何。目前市场上检测抗体的方法多种多样,但在新冠流行的大背景下,美国食品药品监督局FDA仅要求市场上的试剂盒通过Emergency Use Authorization (紧急使用授权),但很多检测方法并没有经过严格的验证,所以在衡量该测试方法准确度的“灵敏度”(sensitivity)和“特异度”(specificity)都会有所不同。 抗体是怎么产生的?新冠病毒感染人体并且突破人体的先天性免疫防御机制后,人体的免疫系统大约会在一周左右产生免疫球蛋白M(IgM)与病毒结合而使其更容易被人体的巨噬细胞所消灭。随后,免疫系统就会产生出另外一种免疫球蛋白G(IgG),而IgG在有些疾病康复后会具有保护性。新冠病毒的特别之处在于感染后2-3周,IgM和IgG几乎同时出现,所以,往往检测到IgM的同时也检测到IgG,但目前尚未明确IgM和IgG到底会在体内存在多久。 那有了抗体和是否免疫之间又是什么关系呢?目前有哪些数据来支持呢? 1-新冠病毒抗体能够在体外有效抑制病毒的复制,这是可以通过体外来检测抗体的中和能力的,而这往往也和机体的免疫力是成正相关的; 2-根据目前的数据,新冠病人痊愈后再次感染的机率极其低下,这提示针对新冠病毒的抗体至少是在短期内能够提供一定的保护性; 3-针对猕猴的一项实验显示,感染痊愈后的猕猴产生了针对新冠病毒的抗体,使其保护这些猕猴再次感染新冠病毒; 4-研究也发现病人体产生新冠病毒抗体和呼吸道病毒量的下降成显著的相关性。 综合起来,这些观察性数据提示,体内存在的抗体至少可以对新冠病毒提供某些保护性。当然,确切性的数据目前尚还缺乏,比如体内产生的抗体会存在多久,多少滴度的抗体才能提供保护性等等。那为什么WHO建议“尚未有证据显示带有抗体的新冠肺炎康复者不会重新被感染,有抗体不代表能免疫”。在以循证医学为指导的医学界,这一结论就目前来说无疑是十分正确的。目前的确尚未有明确的证据存在,但是“尚未有”证据很多时候并不能和无效或无用划上等号。我们已经吃过一次亏,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前期也是根据由于尚未有证据显示普通民众戴口罩有利于疫情的防控,而建议大家无需佩戴口罩以至于美国的疫情一发不可收拾(至少部分由于此原因)。所以我们认为,对于普及抗体检测的意义,除了流行病调查的重大用处外,目前的理解不应该是“抗体的存在对于对抗新冠病毒毫无帮助”而应该是哪怕大家有了抗体,但“大家仍然不能掉以轻心,因为疫情仍然严峻”。所以,目前来看,寄希望于有了抗体而能够携带一张“免疫通行证”是不太现实的。医学并不是非黑即白,还有很多未知地段。尤其是对于一个全新的病毒引起的一种全新的疾病,无论是从预防、治疗以及康复等方方面面都有很多的未知。 综上所述,目前无论是美国联邦政府还是纽约州政府都是大力推广新冠抗体的检测。我们在华人社区也呼吁大家踊跃进行抗体检测,无论您是曾经被确诊或疑似的新冠病例还是健康的民众,大家可以预约专门的检测点进行抗体检测。朱自强、刘伟联合内科诊所目前提供新冠抗体的检测,我们采用的是常规的血液检测方式,往往需要2-3天时间就知道检测结果。我们接受绝大部分保险,无保险者优惠,欢迎大家拨打预约电话718-888-0722,预约进行抗体检测。

无处不在的Poison Ivy—谨防毒藤性皮炎

无处不在的Poison Ivy —谨防毒藤性皮炎 朱自强、刘伟医生 疫情肆虐、游行不断,大家还是不负夏日,于是很多人趁这个时候清理后院或去山间林间远足,远离了那些自然界的病毒以及美帝某些人为的“病毒”,可人生处处是意外或是惊喜,也许您会邂逅于另一种亲密接触—由Poison Ivy而引起毒藤性皮炎。 哪些植物是毒藤? Poison Ivy,中文名为毒葛,作为北美“特产”,很多华人并不熟悉。它们在美国除了夏威夷、阿拉斯加、以及内华达州的沙漠地带外,几乎无处不在,任何树木繁茂或沼泽地区都可能出现,甚至自家院子里也可能生长。这类植物的特点是在每一主茎上都长有三片叶子,这些叶子的形状、颜色和纹理不尽相同。毒葛本身并没有毒,但它分泌的一种名叫“漆酚(urushiol)”的油是罪魁祸首,85%的人都对这种油都过敏。漆酚无色无味但很粘稠,您并不需要直接接触它,哪怕只是通过工具、运动器材、宠物等沾到皮肤上就可能导致发痒发皮疹。每年美国都有约5千万人中招。除了我们通常说的毒葛(poison ivy)外,还有毒橡树(poison oak)和毒漆树(poison sumac),同样会引起类似的毒藤性皮炎。 毒藤性皮炎有哪些表现? 碰到毒葛后最常见的过敏反应就是起皮疹,一般是4-96小时内出现症状,往往在2周之内症状达到最严重。起疹的部位一般会有发红、发肿、起水泡,最痛苦的就是瘙痒难忍。倘若累计面部以及生殖器部位,则往往会引起严重的水肿。 一般来说,皮炎就是不经过治疗,往往也会在1-3周内自然消退。而其中最常见的并发症是由于不断抓痒而引起的继发性细菌性的皮肤感染。 怎样预防毒藤性皮炎? 最有效以及重要的预防方法是识别和尽量避免接触毒葛(poison ivy)、毒橡树(poison oak)和毒漆树(poison sumac),所以美国的很多小学生在书本、学校里就会学习如何识别这些植物。 1. 有可能接触到毒藤时穿上保护性衣服比如长袖、长裤、手套等是必不可少的,但同时也要记得衣服、宠物、工具、手套上都可能沾有过敏原; 2. 通过焚烧的方法清理毒藤并不可取,因为漆酚(urushiol)可在高温状态下稳定存在,而且植物燃烧引起的烟雾也能够成为新的致敏原。 接触到毒藤后该怎么办呢? 一旦不小心接触到毒藤油后,建议马上去除受到污染的衣物以及在最短时间内用肥皂和冷水冲洗。有研究发现,在接触后10分钟内冲洗可以清洗掉50%以上的漆酚;若延迟到30分钟则只能清洗掉30%左右;而超过一个小时能清除掉的量几乎为零。所以建议接触后尽早冲洗,而且指甲也需要仔细清洗,以防止残留在指甲缝中的漆酚。 起了皮疹可以使用局部冷敷或一些局部药物(比如激素类乳膏)以帮助缓解瘙痒或疼痛的症状;而如果症状严重比如累计范围较广或皮疹发生在头面部或生殖器部位,则建议遵循寻求医生指导,因为这种情况往往可能需要全身性的激素治疗。 顺顺利利度过这个在各个方面都将具有历史意义的2020年,是我们大家的心愿。我们建议您亲近大自然,提高防范意识,保持健康心态。

“健康”的您,真的需要每年进行常规体检吗?

“健康”的您,真的需要每年进行常规体检吗? 朱自强医生 在中国,单位组织的职工体检或者自己花钱去医院预约一个“体检套餐”都是司空见惯的事情(详见“体检套餐–想说爱你不容易”);而在美国,有医疗保险的人都知道,无论是联邦的或是私人的医疗保险都免费包每年一次的例行健康体检。所以,很多人都会利用这一“福利”每年预约一次年检,而医生往往会根据您的病史、体格检查等发现而查一些基本的指标比如心电图或血液检查等以及或许会推荐您去看专科医生。 年度体检的概念由George Gould医生在1900年的第51届美国医学会年会上提出以来,在随后的20多年内,美国医学会开始建议定期体检,而保险公司也开始支持并且推广常规年检。我们知道,在美国行医基本上都是按照循证医学的准则,所以大部分医生推荐的诊疗方案都是基于专业医学会的推荐。尽管常规年检的历史有近100年左右,而医学界也一直在寻找这种广泛年检是否降低了死亡率呢以及是否有益处的证据,但诸多的研究[1-3]均提示,例行年度体检并不会让您更加健康以及寿命更久。是不是很诧异?尽管如此,我们清楚的知道对于某些癌症的筛查、疫苗的接种、慢性病的管理等等都能够提供的益处, 那对于普通的“健康”成年人,什么时候才建议看医生以及体检呢: -生病不舒服时 -当您的某些症状提示可能有潜在疾病时 -可能患有某些慢性疾病时 -当开始服用新的药物需要随访其效果和副作用时 -当存在某些健康危险因素存在时比如抽烟、肥胖等 -孕前体检 -生活方式的改善,包括备孕、性传播疾病预防或筛查、饮食计划改变时 -其它需要根据个人具体情况而定 以上所提总总,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及时识别,而倘若您已经很久没有看任何医生了,我们也建议您预约一个家庭医生做个体检。已经制定好的体检套餐也许并不适合您,同时也并不是越多检查就越好,最好的方式是病人来到诊所,和医生一起坐下来聊聊,回顾其病史并进行体格检查,也许医生会决定有哪些合适您的检查应该做(也许并不需要),量身定制,从而让您在离开诊所时,对自己的健康更加有信心。 我们知道,美国家庭医生是整个医疗系统最基础以及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您的很多医疗决定都应该咨询一位值得信赖的家庭医生。也许您从这次新冠肺炎大流行中获得的一个教训是应该有一位随时可以联系上的能够提供建议的家庭医生。 朱自强、刘伟医生在法拉盛开设内科诊所,为社区民众提供医疗服务和咨询。朱医生毕业于浙江大学医学院和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刘伟医生毕业于河北医科大学和中国协和医科大学,两人均在New York Medical College/Brookdale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 and Hospital完成内科住院医培训,两人均为纽约长老会皇后医院的主治医生,朱医生同时也在Elmhurst医院急诊留观室工作。 参考文献 Krogsbøll LT1, Jørgensen KJ, Gøtzsche PC. […]

朱自强、刘伟医生诊所疫情后重新开张

尽管纽约疫情尚未完全消退,但近日来新增病例、住院率以及死亡率显著下降。在过去的近两个月以来,朱自强、刘伟医生诊所坚持为病人提供远程视频就诊,但考虑到很多慢性疾病的患者需要定期体检,以及有些病人情况无法通过远程视频就诊完成,我们决定从5月15日开始重新开张。也许大家这个时候还是有些担心来医生诊所怕交叉感染,但我们保证会严格遵循规则,做到给大家提供安全的就诊环境: 诊所员工需每天测量体温,确保我们诊所的医务人员健康无传染源 诊所员工会严格佩戴口罩、手套、部分员工则穿防护服或眼罩,一方面保护了员工,另一个方面也减少了交叉感染的可能性 电话筛选,对于任何有怀疑新冠肺炎的患者,安排远程视频就诊,以防止病人前来诊所 所有前来就诊人员都需佩戴口罩进入,倘若无口罩,则诊所提供口罩 诊所遵循预约制度,以减少大家等待时间 候诊区等待人数减少至3-5人,若超过次数,则建议病人在外边街道上等待 每天对诊所进行定期清洁和消毒 对于年检或体检病人,检查结果尽量通过电话或视频进行解释,给患者提供最大方便以及安全 朱自强、刘伟医生诊所位于法拉盛近7号地铁终点站,地址133-02 41st Av,Flushing一楼,电话718-888-0722,诊所网站www.wellsuremed.com,给大家提供最可靠的医学科普,欢迎访问。

新冠肺炎“男女有别”潜在原因之又一重要线索

新冠肺炎“男女有别”潜在原因之又一重要线索 朱自强医生 随着新冠肺炎COVID19的全球蔓延,临床一线工作的医务人员往往会发现病房以及重症监护室男性病人偏多,而查看文献,包括中国早期的数据、欧洲的报道以及纽约的数据都证实男性患新冠肺炎的不仅比例较高、重症以及死亡率也更高。目前为止纽约最大的研究分析了Northwell医疗系统内5700名COVID19的住院病人数据后报道男性占60.3%,而需要重症监护病房的病人中男性则占了66.5%。为什么?新冠肺炎病毒为什么更加青睐男性呢? 男女有别,寻找原因时首先考虑的必定是荷尔蒙的影响。有早期研究提示雌激素可能在女性病人感染COVID19时具有保护作用。目前有两个临床试验专门研究女性荷尔蒙是否有助于COVID19病人病情的好转。纽约石溪大学Stony Brook准备入组110名轻症COVID19的病人,分成对照组以及雌二醇药贴组进行病情随访;而洛杉矶Cedar-Sinai医院的研究准备在40名轻症的住院病人中给与黄体酮(progesterone)注射而随访病情是否有所改善。两项研究都旨在希望了解女性激素对新冠病人是否具有保护作用。可是,目前的理解看来,即使雌激素的确具有保护作用也不能完全解释男女发病率以及重症率和死亡率的区别,因为老年女性绝经后雌激素水平显著下降,但她们患新冠肺炎后的存活率与年龄相仿的老年男性比还是相对要高的多。 于是,除了直接研究雌激素外,有部分研究试图从性别差异导致的免疫力不同来进行解释。由于女性有两条X染色体,而男性只有一条X染色体,而已知X染色体所编码的免疫相关基因的多少与人体的免疫力密切相关。所以较男性而言,女性往往具有相对更强的先天性免疫和适应性免疫力,这为女性提供了更有利于生存的抵抗病菌感染的能力,但女性往往也更容易患自体免疫性疾病。 除此以外,对于新型冠状病毒本身以及入侵人体途径的研究也被用来试图解释男女之间的差别。新型冠状病毒主要依赖分布于肺、心肌、肾、以及胃肠道系统的血管紧张素转换酶2(ACE2)受体入侵人体而引起多器官损害。ACE2受体在男性睾丸中的分布较女性卵巢中更多,这是否可以解释男女性发病率、重症率以及死亡的差别目前尚未明确。 当然,作为生活在社会当中的饮食男女,除了生物学差别外,更多需要考虑的是社会学因素的差别。比如抽烟,总体来说,男性抽烟的比例较女性更高,而抽烟往往和呼吸系统疾病密切相关,所以需要考虑抽烟的影响。此外,男女性社会分工不同、男女性对于疾病的耐受能力以及是否及时寻医就诊也往往有所不同,以及男女性往往合并有不同的慢性疾病,这些都可能是需要考虑到的因素。 而最近,来自意大利的一个研究小组在分析了癌症患者中新冠肺炎的数据后,则试图从雄激素的角度来解释男女有别的原因,该研究发表在5月8日的Annals of Oncology杂志上。研究者分析了意大利Veneto地区所有前列腺癌患者,发现接受雄激素剥夺疗法ADT的5273名前列腺癌患者中仅4人感染COVID19而无一例死亡;相比之下,37161名未接受ADT治疗的前列腺癌患者中则有114人感染COVID19而有18人死亡。进一步统计分析后作者认为接受ADT治疗的前列腺癌患者与未接受ADT治疗的一般患者相比,COVID19感染的风险显著降低了4倍;而当他们比较分析了接受ADT治疗的前列腺癌患者与其它类型癌症患者时,感染风险则降低高达5倍之多。 该研究有什么意义呢?目前只能提示雄激素剥夺疗法ADT似乎对于新冠病毒感染具有一定的保护性,所以研究者进一步提议是否可能可以通过短暂的剥夺雄激素的疗法来缓解男性新冠肺炎的症状呢?这当然尚具有一定的争议,但他们的发现则从另一个角度提示雄激素可能会促进新冠病毒感染并增加症状的严重程度,正如在临床中观察到的新冠病毒发病率以及重症病例的男女有别。当然,要完全揭开其差异背后的原因尚还需更多的研究。